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爱有深浅

全集小说爱有深浅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爱有深浅》主角舒听澜卓禹安,是小说写手“山谷君”所写。精彩内容: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4-14 00: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爱有深浅》主角舒听澜卓禹安,是小说写手“山谷君”所写。精彩内容: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全集小说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但林之侽一听她约了男同事,顿时来了精神

“一起吃嘛,有什么要紧的,你不用跟对方说,到时候我过去偶遇。”

舒听澜无语,只能随她,反正拒绝也没用。

一进茶餐厅,就“偶遇”了林之侽。

林之侽风情万种,穿着裁剪合宜的小西服,里边搭配了一款领口极低的黑色吊带,引人遐想,却也不让人探究更多,只会使人心痒不由再看一眼。波浪长发随意散着,发尾染成了淡淡的蓝色,从眉眼到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风情。

妖精!舒听澜递给她一个眼神评价。

林之侽假模假样地惊呼好有缘,好巧啊,午休时间出来吃个饭也能遇上,挽着舒听澜的手道

“不介意拼个桌吧?”

“不介意。”舒听澜咬着牙说,然后把她拽到自己身边坐好。

“周老师,这是我大学同学,林之侽。”

“周老师好,总听我家舒听澜提起你,多谢你的照顾哦。”林之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舒听澜什么时候跟她提过周老师了?

“你们是同学?你也学法律的?”周铭也是自来熟,落座之后开始跟林之侽交流。

“不是,我学心理学的,当年学校分配寝室时,阴差阳错住到同一个寝室,成了上下铺。”林之侽如实回答。

“心理学?那现在是心理专家了?”

“差不多吧。”

林之侽作为网红情感博主,每天也回答N多咨询,勉强也算个心理专家吧。

周铭30出头,身材保养得好,在律所收入不菲,也算是黄金单身汉,但显然,没有对林之侽的眼。

舒听澜太了解林之侽了,一旦她一本正经,客客套套说话时,说明她没看上对方,周铭似乎对林之侽也不感冒,三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气氛像是一起工作了多年的同事。

过了一会儿,周铭的电话响起,是约下午见面的客户提前到律所了,他便只能告辞提前回去。

等餐厅只剩舒听澜与林之侽后,

林之侽说:这个周老师,对你有意思。

舒听澜斩钉截铁否认:不可能,周老师这人眼里只有工作。

林之侽:宝贝,相信老师的判断。不过这个男人很现实,他想找的另一半一定是能与他旗鼓相当,并肩作战的类型。对你嘛,现在应该还处在有好感,想稳住你,但又不想有更进一步承诺的阶段。所以在有意无意培养你,一是想赚取你的好感,二是观望你是否有成长空间,是否有资格与他并肩而立。

舒听澜:....侽侽,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功力又见长了,要不是太了解周老师,差点被你骗了。

林之侽:宝贝,你对自己的魅力一无所知,简直是暴殄天珍。

舒听澜不想理她,转移话题:你今天说有好消息告诉我?

林之侽:对,差点忘了。我拿下卓远科技了,他们人力资源总监让我明天过去签合同,明年一年,他们技术部的招聘岗位会同时给我做。这事儿还真要感谢卓禹安,他虽然拒绝我,说他不管这事儿。但是,他把我微信推给他们人力资源总监了,你想啊,老总亲自推荐的微信,人力资源总监能不重视吗?

猝不及防又从林之侽这听到卓禹安的名字,舒听澜有些心虚地回答:那很好,你好好加油。

林之侽:“我原本做猎头,就是为了接触形形色z色的人,体验人生,但既然拿下卓远科技,我便努力一回,将来也有资格跟粉丝吹嘘,姐在职场,也是风云人物呢。”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好,现在去卓远科技。”肖主任马不停蹄继续上战场。

原本替卓远科技解决了概念产品被窃的案子,加上在国外与周瑾瑜合作顺利,原以为对并购案有一定的胜算,甚至周瑾瑜与她订了同一航班回国,这让她自信满满,结果,周瑾瑜临时提前回来,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等她们到卓远科技时,另外几家律所早就到了,卓远的法务部门正跟所有人在开会,肖主任带着周铭与谢锦澜熟门熟路进了会议室,跟法务的负责人打了声招呼便落座。因为刚帮卓远科技赢得概念产品的案子,其它几家律所的人纷纷朝她们看来,都是同行,还都是同行内的佼佼者,彼此之间都认识,气氛倒也融洽,没有谢锦澜想的那么剑拔弩张。

这次的会议其实没有实际意义,就是法务约几家律所过来熟悉熟悉,也是走个流程。因为真正的决策人是周瑾瑜,法务部门自己都不知道她们卓总的真实想法。

肖主任露了个脸,中途借故上洗手间便离开了会议室,留周铭还有谢锦澜继续。等会议结束时,肖主任才出现,当着众人的面,招呼周铭与谢锦澜道

“你们俩过来,介绍你们给卓总认识。”

肖主任声音很平淡,但在场的人都听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她与卓总很熟悉,已经熟悉到可以把自己的下属介绍给卓总认识的阶段。

而他们,想见一次卓总,需要跟他秘书提前很久预约。这么一看,高下立判,这个并购案,宏正律所的肖君华,胜面最大。

去往周瑾瑜办公室的路上,周铭很兴奋,不时整理自己的着装,不忘嘱咐谢锦澜

“一会儿见到卓总别紧张,多听少说话,知道吗?”

“好。”

这是谢锦澜第一次见到周瑾瑜工作时的样子,很冷漠,也很严肃,不苟言笑,见到她们进来,只是微微抬眼说

“坐。”

与谢锦澜印象中的他相去甚远,为数不多的几次相处,他不管是对她说话,还是看她时,总是温柔的,让人安心,当然,那几次的相处是在特殊情景之下,在最亲密时,如果也像此时不可接近,那倒是不正常了。

这次见面,诚如周铭所说,以肖主任为主导,不需要她们开口说话,只要认真听着就好。

肖主任是有备而来,这些谈话内容,原本是想同航班回来时讲的,她逻辑清晰,先讲了一下自己过往的成功案例,再引到目前卓远科技与胜普瑞智能的相关业务上来,与她十分契合,不管是能力还是经验,都能够胜任这个并购案。

肖主任目标明确,积极争取,全程没有一句废话,更没有一句恭维的话,只有一篇篇的专业数据来说明。

周瑾瑜倒也耐心,虽表面看不出任何态度,但没有打断肖主任,甚至也认真看肖主任准备的资料。

只在最后的时候,忽然指着其中几页报告问道

“这份报告是肖主任做的?”

“是我们舒律师做的,还待细化。”肖主任回答。

“舒律师?据我所知,她还只是助理律师。肖主任拿助理律师来应付我?”周瑾瑜始终没有正眼看谢锦澜,但语气里对她做的报告极不满。

这是谢锦澜加了几天班做出来的,能通过肖主任的审核,说明没有问题,所以周瑾瑜就是故意找茬的吧?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谢锦澜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直接的表白,甚至直接表态会帮她一起照顾她母亲,心里难免泛起一丝丝涟漪,有一瞬间想,诚如林之侽所说,周铭确实是个合适的对象,要不就这样吧,就这样与周铭在一起,有个肩膀可以依靠或许能安稳度过余生。


可是呢,公平吗?对周铭公平吗?因为他愿意承担她的重担,所以她就让他挑着?

这不是谢锦澜的性格。

“对不起,周老师,你很好,但我配不上你。”她很认真回答。

周铭也不生气,只笑笑:“没关系,听澜,不必有心理负担,我们还是同事,以后来日方长。”

周铭一向自信,相信总有一天,谢锦澜会喜欢上他的。

谢锦澜很感谢周铭,至少她拒绝之后,他很快就把这个小插曲抛诸脑后,在工作时,依然尽心尽力带她。或许成年人之间,本就该如此。

肖主任又来卓远科技汇报项目进展,还是像上回那样,中午吃饭时,张律师与王岩,周瑾瑜与他们同一桌。

张律师开玩笑道:“肖主任这回放心了,周律师与小舒律师在交往,肥水不流外人田。”

他话音一落,就感觉整个气氛急转直下,沉闷而压抑。王岩看着他直摇头,一副自求多福的样子。

“张律师何时这样八卦?是工作量太少吗?”周瑾瑜的声音冰寒。

张律师全身直冒虚汗,刚才的气氛不是很好吗?他不过是开了句玩笑。

但见周瑾瑜神色阴沉,话语里充满火药味,他急忙闭嘴。

谢锦澜则是埋头吃饭,不想再引起关注成为别人谈话的焦点。但偏偏周铭一向坦荡道:

“其实是我在追听澜,还在追之中。”

周铭语气热忱而自信,勇于表达自己的感情,这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没必要藏着。谢锦澜的头低得更低了,她并不适应这样的方式。

肖主任什么也没说,只是礼貌地微笑着,她很开明,只要不影响工作即可。

王岩则是挑眉看了眼谢锦澜与周铭,唇角露着笑,变化莫测。

周瑾瑜很沉默。

整个气氛只能用一言难尽来形容。

王岩敢打赌,周瑾瑜以后绝不会再来员工餐厅用餐了,至少有谢锦澜在的时候不会来。他自信对这位多年好友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

结果,让他大跌眼镜,第二天,第三天,他照旧来,就坐在谢锦澜的对面,也不主动跟人姑娘说话,存心要给人添堵一样。

连周铭都看出端倪了,因为这位卓总坐在那如同一座冰窖,整个餐桌的温度就莫名下降了好几度,让人消化不良。

周铭礼貌地试探:“卓总,我们工作有哪些不到位的方面,还请多多指教。”

周瑾瑜看了一眼周铭,不屑跟他说话。

反正人家就是不说话,但就是坐你对面,让你们一顿饭吃得如坐针毡。

王岩都看不下去了,回办公室的路上时,以老朋友的身份道

:“你喜欢舒律师?那怎么不去追?”

周瑾瑜一脸你懂个屁的表情,甩门进自己的办公室了,留下王岩一脸无奈,旁边正巧经过温简,他朝温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指了指办公室内的周瑾瑜说:

“脑子坏了?”

“不过这舒律师有点手段,把人甩得团团转,我就没见过他这样过。”

王岩说完,温简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勉强一笑,走向旁边的茶水间泡茶。要说这么多年,一点一点把谢锦澜这个人从记忆之中删除了,已经完全不在意她的存在了,然而现在,因为周瑾瑜,她对谢锦澜的那份记忆又一点一点的回来了,与小时候一模一样,充满了嫉妒与恨。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季忱骁,谢谢你。”


“嗯。”

客房管家敲门,推了餐车进来,红酒,红烛,美味佳肴,在餐桌上精致地铺陈开,房内的气氛也顿时浪漫起来。

但楚芸宁是浪漫杀手,她还沉浸在刚才他的那通电话里

“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她们今天能从派出所如此顺利出来,季忱骁必然是请了一方大神。她对他的家庭情况并不了解,加上他对外的资料上对家庭也只字不提,因为不在意,她从未去查过。

“没有。”他表情淡然,把她桌前的牛排端到自己面前,仔细切成块后,又放到她的面前。

动作熟练,行云流水,体贴入微。

细想起来,抛开工作上铁面无私的作风,在生活上,他一直很照顾她。只要在国内,每天早晚餐必然给她准备好,家里的卫生也替她打扫干净,甚至换洗的衣物都是他帮忙放进洗衣机,帮忙收拾。

他做的这些,早已经超过一个睡.友的范畴。尤其今天,为了救她,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楚芸宁无法再自欺欺人,她想,季忱骁对她至少是有好感吧?

因着这个想法,她定住,愣怔看着季忱骁。

眼前的男人无可厚非的异常优秀。

长相俊朗,事业有成,温柔体贴有责任心。

可一个人凭空对另外一个人产生好感,这个好感能维持多久呢?最初的吸引力,激情,总会有平淡的一天,不是说爱情的多巴胺最多只有三个月吗?

现在的大环境下,三个月之后,彼此忠诚的有多少?

楚芸宁天马行空地想着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便是不必太当真,得过且过吧。

“在想什么?”许是她的眼神太放空,盯了他太久,他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在想,胜普瑞在栖宁的这家加工厂,尽调报告怎么写。”她转移话题。

季忱骁浅笑:“工作狂。”

“彼此,彼此。”

胜普瑞在栖宁的这家工厂,在卓远科技的评估报告里就属于劣质资产,现在出现这种情况,歪打正着,卓远科技之后在收购胜普瑞的谈判时,有正当理由放弃这家工厂不予收购。

楚芸宁是第一次住传说中的总统套房,此时吃饱喝足,心绪平静下来,才有心欣赏。从一入门的地毯就是某世界奢侈品牌,到客厅摆放的家具,到浴室的洗漱用品清一色的奢侈品牌。整个装饰奢华得让人炫目,主卧室三面墙都是落地窗,客厅的一面墙上,放着一架钢琴,季忱骁此时正坐在钢琴的旁边。

“过来。”他朝她招手。

楚芸宁慢悠悠坐过去,身体有些僵硬,刻意与钢琴保持一定距离。但季忱骁霸道的把她的双手架在琴健上命令道:

“你弹!”

“我不会!”楚芸宁抽回自己的手。

见她如此,季忱骁什么也没说,自己开始弹,琴声悠扬,是一曲耳熟能详的 天空之城。楚芸宁惊住,熟悉的记忆翻涌上来,紧紧握着拳,不让十指碰触感情。

一曲完毕,季忱骁道

“你知道我第一次听这首曲子,是什么时候吗?”他问。

楚芸宁摇头。

“是在高一迎新会上,你弹的。”

楚芸宁瞪大了眼睛,她完全忘了,毫无印象。小时候她妈妈特别热衷于要把她培养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画画,芭蕾,书法,钢琴,不知上了多少培训班,考了多少级,直到后来,家庭突变,她妈妈说,这一切都没用,好好赚钱,好好养活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怎么了?”楚芸宁问,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从厨房的方向不停流出水,把整个餐厅都淹没了。楚芸宁也定住,第一次遇到这个情况,不知该怎么办。

“你去客厅,我来处理。”

季忱骁一边说着,一边已卷起衬衫袖子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厨房的总水闸在哪里?”他问。

厨房的水闸在哪里?

楚芸宁也不知道啊,她平日不做饭,进厨房的次数屈指可数,水管怎么就爆了呢?

“我找找。”她起身想往厨房的方向走。

“站那别动,我找。”季忱骁制止了她。餐厅的水马上就要蔓延到客厅这边来了,水虽不算多,但是客厅是木地板,被泡了很麻烦。

季忱骁踩着水进了厨房,厨房是重灾区,他挨个打开橱柜,低身寻找水阀,很快就找到水阀在洗菜盆底下,爆破的水管在旁边的橱柜底下。

水阀一关,一直汩汩往外冒的水才停止。

不过,季忱骁此时的形象与平日精英范儿大相径庭,白衬衫的袖子卷着,上面落下几片污渍,笔直的裤腿也被水泡湿z了。

楚芸宁不好意思让他做善后的工作,再次起身想过去帮忙清理地面的水,但季忱骁又制止了

“我衣服已经脏了,你别过来,马上好。”

很快,他就把餐厅的地面打扫干净,然后蹲在破裂的水管处看了一会,说道

“明天找工人过来修吧。”

“好,谢谢啊。”

还好有他在,否则她真不知道怎么办。当初装修时,她与母亲都没什么经验,加上经济能力有限,只是简单装修,可能被装修公司以次充好。

此时的季忱骁,白衬衫西装裤上,都是水渍,但丝毫不减损他的帅,更没有一点狼狈的样子。

“我去洗个澡。”他倒也不客气,径直朝卫生间走去。身上的水渍让他难以忍受。

“好。”楚芸宁心跳慢了半拍,我去洗澡这几个字,她会不自觉产生联想,尤其两人有过一次。

在季忱骁去洗澡时,她急忙掏出手机给林之侽发微信。

“侽侽,救命。”

林之侽:“什么事?”

楚芸宁:“你说约过一次的睡友,忽然出现不约自来,是什么意思?”

林之侽:“想再睡.你的意思。”

楚芸宁:“应该不会吧,他看起来并不缺女人。”

林之侽:“宝贝,你对自己的魅力一无所知,我早说过了你是尤.物,男人睡过一次之后就很难忘记。不过等等,你什么时候约过?对方是谁?安不安全?”

楚芸宁:很安全,以后再跟你说....

林之侽:先别管他怎么想,关键在于你想不想继续睡?上回感受如何?老师还是那句话,遇到优质的睡.友,睡到就是赚到。

楚芸宁:........

现在的问题也不在于她想不想继续睡,对方身份特殊,如果肖主任拿下这个项目,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她自认没有这么强大的心脏来应对这件事。

可是,季忱骁...诱惑很大,送上门来,她若是这么拒绝了,又觉得有点亏。楚芸宁本就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一方面想忠于自己的身体.需求,一方面又被长久以来的观念压抑着。

她真的被林之侽的侽言侽语毒害颇深,其实今晚,季忱骁并没有表露出任何想继续睡的意思,只是帮她收拾了一下狼藉的厨房,然后确实因为身上脏了,借用她的浴室洗澡,她怎么就脑补出这么多了呢?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浴室里传来季忱骁的声音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初时,她找肖主任争取过,希望能把她指定给组里固定的一位律师,跟着做项目。

她记得肖主任当时只抬头看了她一眼,语气颇冷,一连串的质问:

“看不起跑腿的工作?”

“组里谁不是从跑腿的工作做起?”

“你在企业当法务的经验对我们没有任何用处,不管你工作了三年还是十年,在这里,你记住,你只是个新人,一切从头开始的新人,明白?”

“如果连这点熬时间的耐心都没有,趁早滚蛋。”

楚芸宁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面红耳赤,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她是有些操之过急了,甚至没有摸清肖主任的脾性与喜好,就贸然跑来争取资源,只会给人留下浮躁不踏实的印象。

自此之后,她便不再提要进项目的事,踏踏实实任并购组律师差遣,磨练自己,等待机会。

肖主任讲着PPT

“我们目前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如何接触卓远科技。”

在座的律师,既没有与卓远科技的业务往来经历,更不认识季忱骁本人,也没有收到竞标邀请,凭空想去竞标,连标书递给谁都不知道。

“从媒体的一些采访上看,季忱骁这人不太好攻坚,谈技术谈产品时,可以侃侃而谈,但是涉及到别的方面,一律缄口不提。在业界也不曾听说他有来往的朋友。”

“受他的影响,他们的法务部门同样谨言慎行,至今还未跟任何律所来往。”

“据说季忱骁本人是偏向于海外的律所,毕竟卓远科技属于外资公司。”

楚芸宁不停地听到季忱骁的名字,心跳得厉害,没等她多想,行动快过思考,在大家正一筹莫展时,她主动请缨

“肖主任,可以让我试试吗?”

整个会议室安静了,所有人朝她看来,眼神狐疑。

她解释:“季忱骁是栖宁高中毕业的,我与他同一届,可能有共同认识的同学。”

实际上,昨晚聚餐时,在程晨的反复要求下,季忱骁出示了他的微信码让大家加,她当时出于礼貌也加了。

“可以。”肖主任只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算是允许,只是未免带着点敷衍,压根就不相信她能联系上季忱骁。

别的律师同样没把她的话当真,现在人情淡薄,别说是高中同一届了,即便是大学同班同学,也未必肯理你。

楚芸宁其实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也有些隐隐的后悔,毕竟昨晚两人有了另一层的关系,虽然她当时是抱着以后不会见面,只约一次的心态,但她今天便去找他谈业务,显得昨晚的一切都是她有计划,有预谋的,甚至是为了业务不惜出卖rou体的。

但眼下,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想在律所有所突破,能进项目锻炼。还有一点不足与外人言明的,她急需要钱。她从公司法务转到律所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经济原因,只是没想到,她来了大半年,没有接触任何项目,使得她有点捉襟见肘。

她是在下班到家之后,才给季忱骁发了一个语音通话请求,对方很快就接了,只是

“卓总在开会,请问您是哪位?”好听的女声传来。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梦澜,洗手吃饭。”

没听见,不想理,继续埋头工作。

薄彦商又叫了她几次,她嫌烦,索性抱着电脑到客房办公桌上工作,只差没有反锁门了。薄彦商随后也跟了进来,弯腰看了一眼她的电脑屏幕,继续说道

“吃完饭再工作。”

江梦澜真烦了,她报价单还没梳理好,涉及到项目成员,出差费用,调查公关费等等问题,一个头两个大,旁边又是薄彦商锲而不舍叫她吃饭的声音,不由抬头看他

“你能先出去吗?我不饿。”

许是从来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他脸色一沉,伸手把她的笔记本电脑合上,不容置疑道

“先吃饭!”很是霸道。

江梦澜心里的小火苗也噌一下燃起来,正想发火时,薄彦商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往外走

“吃完,我帮你改。”

一听他的话,江梦澜不由抬头看身侧的人,质疑道

“你帮我改?你知道我做的是什么标书吗?”

“卓远科技周一的招标会。”他带着她到了餐厅,替她拉了椅子坐下。

江梦澜将信将疑,如果薄彦商肯帮忙改,哪怕是给点意见,无疑是最有价值的,姑且相信他一次。

因着这一点,她格外乖顺,他夹菜给她,她悉数吃下,以至于有点吃撑了。

“下楼走走吗?”薄彦商问。

“不要。”她坚决拒绝,一是两人这种关系,她不想被人看到,二是更不想让他找借口不帮她改标书。

他洗碗的功夫,她噔噔噔跑回书桌把电脑抱出来站在他的身后等着,薄彦商一转身便看到她巴巴看着他,样子倒是很乖巧,像小学生等着讲台上的老师答题解惑。

“我看看。”他从她手中接过电脑,就近坐在餐桌旁,转着鼠标从第一页滑到最后一页。江梦澜拿着笔跟纸本子严阵以待,准备连薄彦商一个表情都不能放过,都有参考意义。

接过,他快速翻到最后一页,只说了一句

‘“很好,不用改了。”

什么?江梦澜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所以她又被他骗了是吗?他怎么可能真的帮她改标书。

她气到失语,不可思议看着眼前的男人。偏偏这个男人面不改色,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以你的水平,确实已经足够好,非常完整,该涉及到的内容都提到了。”

江梦澜被惹怒了,像个炸毛的小狮子:

“不要以我的水平来判断,我要的是意见,你的意见,你的要求,你的想法。”她原本就知道他公私分明,所以最近即便天天在一起,她也从未求助过他,但刚才是他主动提出帮她改。

她在吼,薄彦商也不生气,反而像顺毛一样抚摸她的头发,却依然坚持到

“对自己有点信心,你的这份标书已十分完美。”

江梦澜无语,想从这个男人身上占一点便宜是不可能,愤愤然抱着电脑准备起身离开。

“如果非要有建议,便是最后的报价,不必那么详细,因为有些公关费用,是你无法预料到的,只需要一句话即可解决,公关费以实际产出为准。”

所以,他确实有认真看她的标书?也一眼就看出她一直纠结的点在哪里?江梦澜的脸色这才好一点,又放下电脑,按照他说的把最后的报价算好,不再纠结,直接邮件发给肖主任。

她的标书,肖主任并不会用,只是起到一个参考作用,但她依然会认真对待,呈现给肖主任的东西,就是能直接呈现给客户的标准。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梦澜不知为何,鼻尖忽然发酸,她刚帮母亲转院完,母亲因常年被控制,身材蜷缩,脸上的皮肤松弛黯淡布满皱纹,与眼前的温兰比,仿佛两个年代的人。


可明明,也就几年前,母亲身材笔挺,脸上永远带着笑,眼神亲和有光,并不比温兰差。

这是多么残酷的对比与反差,不知如果父亲还在世,有何感想。

鼻尖发酸,眼眶便热了,她怕自己情绪再度失控,所以跟周铭找了个借口

“周老师,我有个文件忘了收,我先回办公室。”

转身时,偏偏被温兰看见了。

她在人群的注视中,看向江梦澜,眼神顿住,大约是没有想到能在卓远科技看到江梦澜。四目相对,时间就像被定格了一样,江梦澜此时的心是荒凉的,很空旷像被大风刮过,与她的大脑一样空,只能本能地,充满厌恶地看着温兰。

与当年在父亲的葬礼上一样,看着温兰说只是想让温简堂堂正正叫一声爸爸那样的厌恶。

温兰此时是高高在上的,只不过看了一眼江梦澜,而后如同不认识一般转身,继续与旁边的薄彦商、王岩,相聊甚欢。

对江梦澜不屑一顾。

江梦澜终于冷静了,深吸一口气,回头找周铭继续排队打午餐,她不能再被她们母女俩影响,谁也别想影响她正常的生活。

“嗯?怎么回来了?我可以帮你打包带回去。”

“文件收拾好了,刚才记错了。”

周铭也不拆穿她,她那眼眶还红着呢,刚才明显是想哭,不知是想到什么伤心事。

“听澜,等卓远科技这个项目做完,肖主任那边如果没有合适的项目,你可以先跟着我,我后面还有两个项目要上。”

“好,谢谢周老师。”

对啊,当下没有比赚钱更重要的事。

吃完饭,两人往外走,偏偏是冤家路窄,就这么与温兰他们遇见了。

周铭又不知江梦澜与她们的恩怨,开开心心打招呼

“卓总,温总。”

薄彦商朝他点点头算是回应,眼神落在他旁边的江梦澜身上。江梦澜抬头也看到他,又看了看他身边的温兰与温简,不由冷了几分。

温兰母女是完全把江梦澜当成透明。

“禹安,阿姨下午还有事,先走了,今天感谢你的招待。”温兰对薄彦商说话时,优雅而亲和。

“我送您。”薄彦商对长辈一向很客气有礼有节,陪温简送她到车库。

薄彦商对温兰是有感激的,前几年在国外,受温兰颇多照顾,这份恩情,他一直记着。送她上车,温兰摇下车窗招呼

:“禹安,下班后跟小简一起来,阿姨在家给你做饭。”

说完就关窗走了,不给薄彦商拒绝的机会。

不过温兰回国,于情于理,他都需要替她接风洗尘。

江梦澜觉得自己大有长进,至少在今天突然看到温兰,她没有像上回看到温简那样,情绪失控陷入泥泞之中。她今天表现得很好,很镇定。回到办公室后,很快就调整好情绪进入工作状态。

在当下,没有比努力工作,努力赚钱更重要的事情。她的生活也在朝着好的方向不是吗?妈妈周末可以接回家住,等病治好就可以出院,与她长久的住在一起。

一想到将来,能与妈妈住在一起,就有了无限的动力,什么牛鬼蛇神都不必害怕。她现在每天也准时下班,做不完的工作带回家做,因为家里很多事需要她处理。妈妈周末要回来,所以需要把另外一间卧室重新布置,布置成妈妈习惯的样子,她还要学会做饭炒菜煲汤,总不能让妈妈跟着她吃外卖。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