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小说港岛热吻

全文小说港岛热吻

草莓味螺蛳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霸道总裁《港岛热吻》,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周璟池商序,是网络作者“草莓味螺蛳粉”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串佛珠。池商序腕上除了一只表外什么都没有,这串佛珠想来也是他人赠送。但此情此景,她却望着这串佛珠,脸在烧。桌上手机突然催命般炸响起来。“电话……”被他单手按关。又一次响起时,池商序忍无可忍抬头,单手松开,接起电话:“讲。”周璟终于得空喘一口气,撑着桌面坐起。昂贵脆弱的宣纸被她揉乱,他背过......

主角:周璟池商序   更新:2024-06-11 21: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璟池商序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小说港岛热吻》,由网络作家“草莓味螺蛳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霸道总裁《港岛热吻》,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周璟池商序,是网络作者“草莓味螺蛳粉”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串佛珠。池商序腕上除了一只表外什么都没有,这串佛珠想来也是他人赠送。但此情此景,她却望着这串佛珠,脸在烧。桌上手机突然催命般炸响起来。“电话……”被他单手按关。又一次响起时,池商序忍无可忍抬头,单手松开,接起电话:“讲。”周璟终于得空喘一口气,撑着桌面坐起。昂贵脆弱的宣纸被她揉乱,他背过......

《全文小说港岛热吻》精彩片段


如今这间书房里,左一幅“净心守志”,右一幅“心静则明”,他将人按在中间书桌台上,吻得恣意。


四字禅言规整不了内心,生意人守的都是自己心里的规矩,他多数时候愿意铤而走险,港岛风云变幻,循规蹈矩只会命短。

只是不知,如果真像周璟所说,把他的浑话说给弟弟妹妹们听,又要惊掉多少人的眼镜?

一串又一串吻落,她终于抬手掩住那张灵巧的唇,气息很急,声音却弱:“别……别在这里……”

熏香烟雾袅袅上升,已燃过半,周璟侧头,看见陈列柜里挂的一串佛珠。

池商序腕上除了一只表外什么都没有,这串佛珠想来也是他人赠送。但此情此景,她却望着这串佛珠,脸在烧。

桌上手机突然催命般炸响起来。

“电话……”

被他单手按关。

又一次响起时,池商序忍无可忍抬头,单手松开,接起电话:“讲。”

周璟终于得空喘一口气,撑着桌面坐起。

昂贵脆弱的宣纸被她揉乱,他背过身去听电话,听筒里偶尔传出一两句急切粤语。

又过十几秒,她落回地面,见池商序看过来,她指了指门,用口型说:“那我走了?”

池商序眉头拧起,大约是电话内容令他不快,视线在她身上落良久,才微微点头。

书房门在眼前合上,周璟松一口气,又扭头,险些吓得惊叫一声。

阿均如门神般杵在书房外三米远,站得笔直,神情严肃。

她立刻手忙脚乱地按下乱飞的发,大窘。

他心知肚明、不讲出来是一回事,但直接被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天,怎么会如此尴尬。

阿均神色如常,微低头和她问好:“周小姐,我找先生有事。”

“好,你去。”她转身让路,阿均从她身侧经过,再次将门打开。

今夜的事对池商序来说,似乎只是百忙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

来嘉屿市有段时间,公司工作步入正轨,他正式落脚中央CBD的那天,上流圈子又是一阵大地震。

周璟不关注财经新闻和商业时事,但还是从几十通被拦截的电话中嗅得出温家人是如何气急败坏。

气急败坏好,看见温家人不痛快,她就开心了。

但同时,池商序工作忙,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往往是早上和她一起出门,晚上她回来时还未回。豪门圈子里并不只有贪图享乐,他的日常是开会不停、忙碌不停。

刚到嘉屿时真算得上是休假。以至于周璟做出参赛成衣的那天,他还未结束忙碌。

转眼间,时间已过大半月。三月嘉屿正式入春,天气晴朗,她换上薄衣服,出租车上听席玉讲嘉大新鲜事。

“你说换房子,我还没去你新家看过。”

席玉撞撞她手臂:“你看起来这么困呐?今天不是要比赛,你昨晚熬夜了?”

周璟靠着车窗,闷闷地“嗯”了一声。车窗半开,她拢着被风扬起的长发,眼下有些淡青。

三月末四月初是微博之夜,女明星争奇斗艳。高奢品牌的礼裙已经被明星借烂,Carent也有高定,一时间供不应求。昨夜丁冉打电话来,求爷爷告奶奶地叫她修改设计图。

还说没有她,Carent就要倒闭了。

纯扯,就算Carent不盈利,Luke都能靠砸钱把品牌的命吊到下个世纪。

席玉是不参赛的,今天只是陪她来,一路上倒显得比她紧张。直到会场前,她视线扫过一眼,停在周璟手上,语气惊疑:“周姐发大财了?这么大的钻戒?”



池商序低沉的声音让她第一时间想到TVB电视剧,愣神两秒后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

他问:“做什么?”

语气是有些冷的。

任谁凌晨三点钟被吵醒,都暴躁到想痛骂对方一顿挂断电话,可池商序却没有。

他还在等着她的回答。电话另一端传来平稳沉静的呼吸声。

她轻呵了口气,缓缓开口:“池先生,是我。”

“我知道。”他声音很沉很哑,和白天又有不同。

“您怎么知道是我?”

电话那端无奈地轻叹:“周小姐,凌晨三点钟,你特意打电话来和我玩‘猜猜我是谁’?”

“好有兴致。”

她有些尴尬地攥紧了手机,脸上表情难得生动。门外动静停了几秒,她的心却因这两句话而莫名揪了起来。

“没有……”

“名片上是我私人号码。”池商序解释完,又说:“你换个时间打过来,我会更欢迎。”

中式套房里,男人彻底没了困意,半坐起倚着床头。

薄被向下滑,平直的宽肩在空气中缓缓袒露。他穿着丝质睡衣,难得一见的放松,语气也不知不觉缓了下来。

手机开了扬声器,周璟清冷的声音在房间里蔓延。

她半天没有讲话,呼吸声也很浅。

就在池商序以为她已经睡着的时候,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带着浓浓的、撒娇般的鼻音。

“池先生,好像有人在撬我的门。”

*

人来得比周璟想象得更快。

电话挂断不过三分钟,客厅的房门便被撬开了。

女人惊恐的叫声,男人的痛呼怒骂,在她门口响起。隔着薄薄一扇木板门,她知道有很多人进了她家。

而她刚刚从床上坐起,杏眸微睁,带着一丝难以置信。

铃声和敲门声一齐响起来,她一边接通电话,一边光着脚下地开门。

短短半分钟,门外已被料理好,她眨了眨眼,只瞥见快速消失在门边的蓝色制服衣角,才知道池商序是找了谁帮她的忙。

“你怎么样?”

“我没事,谢谢……池先生。”她一边说,一边费力地扬起头,看着面前两位小山一样又高又壮的黑衣保镖:“可是……”

凌晨被喊起来,一丝困意都无,满脸严肃,严阵以待。

训练有素到令人害怕。

“嗯。”池商序淡淡地应声:“那晚安。”

“等等!”周璟慌忙地叫停他,脚趾被地板冰得蜷缩起来。她看了保镖一眼,侧过头去缓了缓语气才说:“池先生,能不能把你的……工作人员叫走。”

他在电话那端轻声地笑,也不知是笑她略显局促的声音,还是笑她把保镖叫“工作人员”。

她凌晨惊醒,鼻音很重,理智也还没回神,昏昏沉沉的脑子像是转不动。吸了吸鼻子,尾音又像是在撒娇。

只是自己没意识到。

“你自己可以?”他问。

事实上,她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处理时也能心平气和,丝毫不乱,这次只是误拨了他电话。

“我没事。”她很快地答:“明天就去换房子,不用担……”

话说到一半,周璟猛地顿住了。

她不需要叫池商序不用担心,因为两人关系本就很浅。

还蒙着一层成年男女间的心照不宣,再多挑明就是她不识趣。

池商序说记她的人情,也许这也是记人情的一种方式。就像阿拉丁神灯,能实现她三个愿望。

见林知樾算一次,半夜解救她算一次……

她太久没说话,池商序才问:“什么?”

“没什么,明天起来就去换房子,也不用再担惊受怕。”她清醒了不少,戴上假面后隔着手机大大方方地撒娇:“多谢池先生不嫌我烦。”

“池先生初来嘉屿,还能这么快联系警方,想必很麻烦。”

电话另一边许久没有声音,周璟疑惑地将手机移开,以为电话已经挂断。可一秒一秒跳转的计时又宣告着,或许池商序只是不想说。

“那池先生,晚安。”她识趣地道别。

“好。”

电话挂断,空旷房间内最后一缕声音也熄灭了,深夜的窗外听不见鸟叫,万物静谧。池商序踩着拖鞋下了床。

嘉屿不如香港潮湿,但夜深露重,他抬手打开窗子,夜风还是灌湿了他的衣领。

修长五指间把玩一枚小小的白色耳饰,珠圆玉润,在掌心里翻滚,落到蛇戒的獠牙一侧,像是被黑蟒衔住,瞬间动弹不得。

*

数小时前,嘉屿市CBD大厦。

高层办公室只有这一间还亮着,不速之客大咧咧霸占正中央的真皮转椅,皮鞋搭上办公桌,一下一下摇晃。

大门被“砰”一声推开,办公室主人边松领带边不耐烦开口:“你什么毛病?知道什么叫工作时间吗?”

傅迁拿着他桌上一本书乱翻,一边哼笑:“工作时间是针对上班族的,温少爷,你是上班族吗?”

“要卷起来,不然会把家产败光。”

温时逸给自己倒了杯水,把他说的话左耳进右耳出。到了他们这个层次,财产早成了一串无意义的数字,每日出账不如进账多,就算再败,也能保证子子孙孙用不尽花不完。

傅迁知道他耐心只有几分钟,清了清嗓子,说正事:“今晚池商序第一次参加私人聚会,你知不知道?”

香港与嘉屿虽然只有一海之隔,但这边的人就算再能一手遮天,都没法将手伸到海的那边去。老派香港豪门树大根深,难以撼动,他们这点小身家,不够看的,碰都不能碰。

池商序在香港是很出名的,池家是顶级豪门,他父亲池恺绅早年刚退。外人以为池家势微,纷纷想挤占上位,全在数月内被池商序不动声色地摆平。

在香港,他从不拒绝商谈和私人聚会,而在嘉屿,却悉数拒绝,令人猜不透。

而正是因为拒绝,这时的欣然接受又变成一种喜恶倾向。

温时逸难得正色起来:“黄老请的?”

“他请不动,是小薄总。”傅迁用眼神示意他也给他倒一杯水,温时逸没理,他只能干着嗓子继续说:“据说薄景明与他有私交,关系还不错。”

“所以,不正常吗?”温时逸冷哼:“你管人家私交?”

“还有呢。”傅迁点开手机,甩在桌上,屏幕上是一张非常模糊的侧拍照。

今晚他第一时间去了监控室,可那人像早有预料,半小时内监控删得干干净净,连他进出的痕迹都没留下。

这一张,还是他的人在会所外偷拍的。

天色昏暗,男人笔挺的黑西装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这显得他身侧的白色身影格外显眼。

女人被他遮得严严实实,只余一抹白裙裙摆,像花瓣在他身侧绽开,他拢她纤腰,格外亲昵,侧头说着什么。

“自己看看。”

“我倒是好奇,谁这么大胆,送女人还真送成功了?”

说完,傅迁抬头看了他一眼:“有没有可能是你妹妹?”

温时逸还没细看,已皱着眉斩钉截铁地说道:“绝对不可能。”


周璟刚被收养时,家中佣人保姆都喊她叫温小姐。

温家夫妇不住那间“乡下别墅”,偌大房子里只有她一个小孩和照顾的佣人,她的反驳,自然也是没用的。

叫了两三年温小姐,周嘉丽的肚子就有动静了,从此家中佣人又喊她“温二小姐”,被周嘉丽听见后,这名佣人就再也没出现在温家。

自此之后她又成了“璟小姐”,也格外讨厌别人喊她姓温。

周璟听他说完这句话,脸上微笑将将挂住。一半是因为“温小姐”,一半是因为他讲话意有所指。

早就知道她蓄意接近,再去掩饰辩解就有些像跳梁小丑。

池商序看她两秒之后,又说道:“你不开心。”

用的是陈述句。如果不是身份和场合不合适,周璟真想和他握个手。

今天完全不是她自愿,而是被当成一盘小菜呈给池商序的,她能笑得起来已经算是心态好了。

仔细回想,为了对应这“四君竹居”的名字,温时逸挑选的旗袍上多多少少都绣了竹叶、梅花。如果是给别的合作伙伴送女人,这样安排是别出心裁。可给池商序送,就有点太瞧不起他心思深沉了。

剩下的还要靠她自己一点点圆回来。

“没有不开心。”周璟抬起手,指尖拂过耳廓旁边,恰好是他刚刚触碰过的位置,昨晚伤到的耳垂还泛着痛痒。

“只是池先生已经见我第二面了,却不知道我叫什么,实在是有点……”

说完,冲他歪歪头,笑得娇俏:“伤心呀~”

“看来池先生不止载过我一个,如此不顺路还不能让您印象深刻。”

池商序嗤笑一声:“好机灵的一张嘴。”

“那温夫人有没有教你机灵一点,不要在顺风车上丢三落四?”

“什么?”

话刚说完,她手机屏幕再次亮起来。温时逸的电话是在催促她,可她要见的人就在眼前,还能去哪?

“等人?”池商序见她频频看向手机,问道。

“只是迷路了。”她摇头,垂下手,将手机屏幕转向了里侧。

“跟我来。”说完,他便从她旁边走过,转向另一条走廊。周璟呼了口浊气,踩着白色小皮鞋跟上他脚步,一前一后地走着。

池商序个高腿长,迈一步抵过她两步,因此周璟也走得急,皮鞋敲击木地板的声音有些乱了,不合脚的鞋顶得脚趾生疼,她只能皱眉跟上。

所幸没走多久,池商序就停了下来,拉开面前的木门。

珠帘微动,进门和茶室间隔着蜀绣锦屏。隔着屏风,周璟只听见隐约两句谈话声,但她没动,手指绞着旗袍的裙摆,轻轻柔柔地对着他笑,声音压得很低:“池先生,您见客人,带我一起不合适吧?”

池商序伸手拨开门后的珠帘,十指上环着的蛇戒漆黑鬼魅,扎她的眼。

他生了一张薄情寡义的脸,垂眸看人时眼神中总带着半分审视和冷意,也许是上位者常有的姿态。周璟对上他视线时,眼神却大大方方的,明亮又真诚:“我们昨天才刚认识,要是您的客人问起来——”

“我要自己介绍自己吗?”

确实是好机灵的一张嘴,说错了姓,要被她“刺”两遍。

池商序也不恼,眯了眯眼,开口道:“周璟。”

她又弯着眼睛笑了,像得了甜头的小狐狸:“Bingo~”

他个子很高,周璟要仰着头才能看着他眼睛。黑绸唐装包裹着宽肩窄腰,遮挡住她面前大半的景象。

温时逸走到池商序身后不远时,周璟才看见。

她唇角笑容微僵,温时逸已先一步叫她:“小璟。”

池商序也转过头去,他吃了一惊,又转过头和他打招呼:“好巧,池先生,您也在。”

他穿的还是来时那身西装,和周围的中式建筑格格不入,像是贸然闯入的来客,表面还挂着谦逊温和的笑意。

池商序微微颔首,不置可否,手里的竹骨扇搭在腕子上,一下一下地晃。

温时逸便顺水推舟:“池先生自己一个人?不如一起去喝杯茶?”

没等池商序回答,周璟已经上前一步,打断了他:“哥,池先生还有事要忙。”

“不如改天。”后半句话是转过头来说的,眼睛亮亮地看着池商序,在等他的回话。

“改天?”池商序重复这两个字,骨节分明的手指摩挲扇骨,好整以暇地看她。

周璟才不管温时逸什么表情,笑着看他:“私人邀约,应该不用预约吧?池先生?”

他没回答,茶室里有人推开门看了一眼,然后凑近池商序耳边低声说了句话,周璟离得近,却也只听见是句粤语。

他手中扇骨“啪”一声合拢,似笑非笑地和她道别:“周小姐,不送。”

说完,便转身进了茶室。

木门合拢,她挺直了一路的脊背也终于松了下来,皱着眉头动了动脚踝。

和她相隔两三米的地方,温时逸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眉头微皱,对着她偏了下头示意。

周璟只好又直起身来,忍着脚痛跟上他步伐。

不合脚的鞋子每走一步都是折磨,她就像刚上岸化成人形的小美人鱼,一步一步踩在刀刃上,眼前的人显然不会为了她放慢脚步,但刚走下二楼,两人在大堂又被人拦住了。

来人身穿唐装马甲,只拦住了走在后面的周璟,递来一个小小的白色钱包:“您好,是周小姐吗?您在房间里掉了钱包。”

周璟看见他胸前别着“大堂经理”的胸牌,道了声谢接过。温时逸不得不停下来等她,表情已经带了不耐烦。

经理又提醒道:“您核对一下钱包里的物品,有没有少什么证件?”

她顶着温时逸那扎人的视线,有些心烦意乱地打开钱包搭扣,视线逐个扫过证件和卡,然后落在另一侧——白色背景里,通体漆黑的烫金名片分外扎眼。

周璟瞬间惊起一背的鸡皮疙瘩,看向正笑着看她的经理。

“没少东西吧?周小姐?”

“没问题就走了,我还有事。”温时逸开口催促道。

她手指按着烫金名片上灼人的三个大字“池商序”,抿着唇合上了钱包。

令人心寒的颤栗感如影随形,她虽然身处温暖的酒店大堂,却仍感到寒冷,仿佛有一双戴着黑色蛇戒的大手,正沿着她脊骨一寸寸向上勾勒,最后紧缚住她纤细易碎的颈脖。

分不清是鱼上钩,还是鱼故意咬饵想拖她一起下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