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优质全文阅读

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优质全文阅读

浅眠11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删减版本的霸道总裁《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浅眠11,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梁数魏卫。简要概述:梁数,白天是高校数学系美女讲师,晚上是上海顶级德州扑克圈王者牌手,无局不赢,无往不胜。要什么男人!姐独美!异国他乡,突遇歹徒,为寻庇护,梁数主动向霸总提出为他赢牌,换来“战术性.睡.觉”。未曾想梁数用完就扔,俗称次抛。霸总却意犹未尽。霸总一而再再而三地靠近,创造机会,试图征服。梁数却是走肾不走心。霸总幽怨脸,说好的负责呢,却是被四次抛。霸总:“什么冰山大美人,难追也要追。你就是我的执念!”...

主角:梁数魏卫   更新:2024-04-03 23: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数魏卫的现代都市小说《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优质全文阅读》,由网络作家“浅眠11”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删减版本的霸道总裁《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浅眠11,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梁数魏卫。简要概述:梁数,白天是高校数学系美女讲师,晚上是上海顶级德州扑克圈王者牌手,无局不赢,无往不胜。要什么男人!姐独美!异国他乡,突遇歹徒,为寻庇护,梁数主动向霸总提出为他赢牌,换来“战术性.睡.觉”。未曾想梁数用完就扔,俗称次抛。霸总却意犹未尽。霸总一而再再而三地靠近,创造机会,试图征服。梁数却是走肾不走心。霸总幽怨脸,说好的负责呢,却是被四次抛。霸总:“什么冰山大美人,难追也要追。你就是我的执念!”...

《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优质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魏卫说的会所,其实就是个农庄,在上海郊区,辰山附近。一大片绿树掩映,里面有果岭、溪流、水塘,有个马场,还有一栋别墅。

这地方环境真好,即使是夜晚,看不到全貌,也能从湿润的空气中闻到青草、花香、森林的味道…

夜晚的别墅,四周点灯,映得幽静无声的生态环境一片亮堂。

可惜不能多逗留,魏卫停好车,就让梁数挽着他的手臂,带梁数进去了。

他这迫不及待的样子,梁数很无语。他的胸腔就是个筛子,没有一点心眼。

走到大门口前,他突然停住,极其认真看着梁数,说:“记住,我是魏卫,等下可别叫错了!”

然后拉着她的手,一路走过大堂,进入客厅。

梁数挣脱不掉,只能任由他。一路遇到不少人,纷纷与魏卫打招呼,不时有人朝她瞥一眼,露出好奇的表情,看两眼再移开了视线。

一楼的人大多在聊天,有个台球桌,有些麻将桌,侧面还有3米长的长桌,有大茶台。

魏卫扬着下巴,一副踌躇满志、杀入赌局的样子,根本不做停留,带着她径直往二楼走。

梁数在这个衣香鬓影、充斥着帅哥美女的环境里,倒是表现挺自如的。

她穿着普普通通,又没有过分打扮。这里美女众多,她不被人关注,甚好!

二楼的包厢看着像是一个装修复古奢华的展厅里,中间放着10人桌的德州扑克,周围有沙发、书柜、酒柜、衣架等配套家具。

室内暖和,空气中夹杂着烟酒、香水等气味,甚至有些缺氧。

10人桌上有6人在玩牌,有人看到魏卫进来,立刻大声叫“魏少,姗姗来迟啊”。

看到他身后的梁数,怪叫:“哟,还带了个妞!魏少真是风流,打牌还带妞来助兴!”

听口音是上海普通话,非常地道!

说话的是一个短发平头男人,穿着时髦,看着很精明。

另一个声音,懒洋洋地传过来:“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钱带够没?别到时候又去银行转!”这位梳了大背头,嘴里叼着烟,吞云吐雾的,双手正切着牌。

梁数心想这位估计就是汪顺,这么不客气,一来就笃定魏卫会输,完全不把魏卫放在眼里,又像是要激怒他,火药味十足。

难怪魏卫剑走偏锋,想找她宰他。

果然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魏卫拽紧梁数的手腕,似乎是在隐忍,又像是克制爆发。

梁数立刻将另一只手在他手臂上拍了拍,提醒他别急,还有自己呢。

他还有正事要做呢,他得先把梁数推介出去,不然等下梁数怎么上桌。

来的路上梁数跟魏卫商量,让他先自己玩一个小时,她好暗中观察几人。

等时机成熟,魏卫装作接电话有要事处理,不得已让梁数帮他打牌,这样顺理成章。

梁数心想,不是有个男人提到助兴么,等下看我怎么把兴给你们助上,助得你们脚打软、头发晕!

魏卫果然收敛了怒火,说道:“这不是来了吗,接了个人,来晚了点。”

说着就拉着梁数入座,留给魏卫的位次不多,他选择远离汪顺的2号位。

梁数来的时候交代过让他尽量坐在汪顺下手位。其他人无所谓,哪儿都行。

梁数刚准备坐在驴男身后,场上有人开口。

开口的是个穿着酷拽的机车男:“魏少至于这么难舍难分,打牌也要带着一起,别怪我没提醒啊,情场得意的大多赌场失意。”

梁数听懂了,这人算是魏卫朋友,不喜欢女人在场,能理解,女人太烦,又藏不住心绪,容易坏事。

他们都没带女伴,全场就她一个女人。

汪顺也开口了:“要玩就认真玩,就你那点水平也用不了多久,就这么等不住了!”

魏卫的手臂又开始紧绷,梁数施施然起身,拍拍他肩膀,柔顺地说:“没事,我在那边沙发坐着就行。”

说着扫了眼众人的筹码,走向不远处的沙发,选了个正对着他们的座位坐下。

魏卫朝梁数使了个眼色,梁数轻轻点了下头。他就开始上桌玩了。

~~~~~~

时间过得很快,似乎只是几瞬,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除了包厢里的说话声、调笑声,夜色沉寂。包厢里流淌着柔和的交响乐。

魏卫的筹码变化不大,梁数与他交代过,让他尽量不下场。

尽量捡便宜看看手牌和翻牌,表现得无心赌博,无心战斗的样子,并时不时翻看手机。

梁数告诉他做戏要做全套,注重细节。除非是非常有把握的牌或者赢面很大再加注。

他今天表现不错,稳扎稳打,整体表现稳健。

大背头男已经开始挑刺了,嚷嚷道:“今天有女人在,我们魏老弟心思不在这里呀,打牌平平淡淡地,没意思。”

汪顺的另一个小跟班也开始阴阳怪气:“有美女在,你怎么不表现表现,男人可不能当缩头乌龟。该出手时就出手。”

这位自己长得像只鸵鸟,脖子细长,尖嘴猴腮,就叫他鸟男吧!

魏卫也不生气:“我在等个电话,今天真没心思。”

正说着,电话来了,他作势站起来,到门口听了几句,挂了电话,急匆匆走进来。

对牌桌上的人说:“我临时有点事,要听个汇报,真是不好意思。一时半会估计结束不了,要不我先走?

或者让我朋友来,她看我玩过,会一点德州。”

牌桌其他人没什么反应,汪顺似笑非笑看着他,也不说让他走也不说让人替他。

机车男于是接话:“我随意,你放心交给她,那随你。”

其他人默认。

魏卫走到梁数跟前,背对着那桌人,挤眉弄眼对她说:“你帮我打几副牌回来,我马上回来。”

梁数装作很惊讶,瞪着他,音量不大不小地说:“啊,你让我去打?!我只玩过一两次,输光了怎么办!

要不还是算了吧,你们来这么大。等你回来自己来吧!”

魏卫作势走过来安慰梁数,拍拍她的肩,说:“没事,你帮我顶一顶,我去去就回。”

鸟男也走过来,见缝插针说:“妹妹,他都不怕输钱,你怕什么,咱们魏少有的是money。”

魏卫对梁数点点头,双手合十对牌桌上的人欠一欠身,又拨通了电话,大步流星地走了。

梁数“茫然”地看着魏卫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作出留恋的样子。

鸟男还在梁数近旁,已经做出“请”的手势。

梁数犹豫着起身,踟蹰着缓慢地走到魏卫之前的位置,也不看其他人,低头坐下,作出胆怯害羞状。

机车男甚至翻出了德扑教程,开始教她德州扑克规矩,以及牌面大小等级。

呵呵,姑且当他是好心吧,男人就是好为人师的物种!

小说《缠绵游戏后,我把霸总甩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