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梁程美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全集小说

梁程美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全集小说

月缱绻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梁程美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现已上架,主角是梁书媞程清玙,作者“月缱绻”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五十一个。”“五十两个。”“那拿不来,美女,没有这样对半砍的。”梁书媞砍价本领最多砍两个来回,于是最后一次进攻,“五十两个拿下,普通的我也换成这个,要不然我都不要了。”老板一脸菜色,但还是从一旁拿出袋子,嘴上嘟囔,“哎,不赚钱的,算了算了,卖给你了。”梁书媞心里当然知道,老板还是血赚了......

主角:梁书媞程清玙   更新:2024-04-03 23: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书媞程清玙的现代都市小说《梁程美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全集小说》,由网络作家“月缱绻”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梁程美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现已上架,主角是梁书媞程清玙,作者“月缱绻”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五十一个。”“五十两个。”“那拿不来,美女,没有这样对半砍的。”梁书媞砍价本领最多砍两个来回,于是最后一次进攻,“五十两个拿下,普通的我也换成这个,要不然我都不要了。”老板一脸菜色,但还是从一旁拿出袋子,嘴上嘟囔,“哎,不赚钱的,算了算了,卖给你了。”梁书媞心里当然知道,老板还是血赚了......

《梁程美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全集小说》精彩片段

梁程美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月缱绻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梁程美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这本梁程美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现代言情、职场婚恋、医生、佚名现代言情、职场婚恋、医生、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职场婚恋、医生、并且是现代言情、职场婚恋、医生、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68章 腻歪,写了223173字!

书友评价

太好看了,太好看了,太好看了

知道今天不更,但是还是习惯性看好几遍[哭][哭][哭][哭]

真是被作者的书迷住了,很少写书评,很好的一本书读了好几遍,虽然已恋爱为主线也让我们看到了祖国各地的面貌,风土人情,很贴近生活的一本小说,里面的城市也都不是虚构的,人物也贴近生活,女主很优秀,知识渊博,饱读诗书,心地善良,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不应该局限在一个地方(当初女主想去留学,我觉得女主的内心也是想走出去的),应该去更高更远的地方实现自我价值!男主捡到宝了,绝对是双向奔赴,现在看到56章其实作者已经留下伏笔,男主与婶婶清衔的关系,男主总是想与程家人保持的距离,男主奶奶说的话,科室主任的邀请,男主的回答~女主想到香港拍卖行~女主对双亲的妥协(留国内读研),妥协到最终都变成遗憾,不希望这么优秀的女主有遗憾!

热门章节

第64章 生活就是爱

第65章 双向奔赴

第66章 宴会

第67章 kiss kiss

第68章 腻歪

作品试读


早晨十点,圣洁的阳光一如既往的洒向这座日光城。

车水马龙,游客如织,开启着这个普通却又充满希望的一天。

程清玙坐在民宿的餐厅,从左侧的玻璃望去,最瞩目的便是那座红白相交织的宏伟宫殿,布达拉宫。

他从面前充满了藏式装扮的桌子上,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木质的楼梯发出“咯吱”的声音,是有人从楼上下来了,程清玙抬眸望去,先看到的是,一尾及踝的白色裙摆,随着裙主人的下楼,裙子上彩色刺绣的图案才得以窥见全貌,裙主人上身披了民族风的红蓝披肩,外套搭在了胳膊上。

梁书媞从楼上走下来,整个人就站在了光里。

她一眼看到了坐在窗边的程清玙,发现程清玙目光也看向她。

这次没有了火车餐车上头一次对视的陌生,反倒是两人同时朝对方微笑。

她走过去,坐到了程清玙的对面,

“早。”

“早上好。”

两人才打完招呼,民宿的老板就过来点餐,梁书媞要了份三明治和藏式奶茶。

老板走后,梁书媞看程清玙面前的咖啡,笑着问:

“怎么样,咖啡还可以吧。”

“挺不错的,比我想象中还要好。”

正说着话,早餐就端过来了。

“你早上只喝咖啡?”

“嗯,早上不是很饿。”

梁书媞并没有好心地说把自己的三明治掰一半给对方,而是道:

“那你挺厉害的,我要是早上空腹只喝咖啡,那可能一会儿就厥过去了。”

程清玙只是笑笑,然后道:

“刚才老板说附近有一家早餐店的藏面不错,明天要不去试试?”

嘴里正咬着三明治的梁书媞点了点头,等食物咀嚼完后道:

“可以啊,我本来想着今天早上就叫你去,但是起来有点晚了。”

两人早餐吃完后,就一同下了楼,打车去了布达拉宫。

从出租车下来,梁书媞就看到许多身穿藏衣的人,围着布达拉宫朝拜。

虽说已经不是头一回看到朝拜的人,但是在布达拉宫下,感触又是不一样。

她在看的功夫,程清玙拨了个电话,梁书媞便耐心地站在旁边等。

等电话打完,程清玙对她道:

“走吧,讲解就在检票口等我们。”

梁书媞心里却是惊讶,她还原本打算到里面了再请讲解,没想到对方已经提前安排好了。

走到检票口处,一位中等身材,体型偏胖的男子走了过来,和程清玙握了手,再朝梁书媞点了点头,

“程先生,梁小姐,你们好,我是你们今天的导游罗布,我应该比你们俩都大,不介意的话,你们叫我罗哥就是。”

梁书媞看见罗布挂在胸前的照相机包,问:

“罗哥,你还是摄影师吗?”

罗布笑了笑道:

“我以前就是主修摄影的,后来才兼职当导游,程先生说要找一位给拍人像技术好的导游,我们旅行社就安排了我。”

梁书媞看向程清玙,

“你要求的?”

程清玙很平静地解释:

“好不容易来一趟,总得给你留些漂亮的照片,不是吗?我拍照技术一般,怕给你留遗憾。”

梁书媞不知该是喜还是怎样,于是似笑非笑地道了谢,

“程清玙,你真的……”

她心想,这得是谈了多少次恋爱,才能有如此觉悟。

但是总归是一件好事,也庆幸是找了个人拍照,如果只是她和程清玙的话,她恐怕是不好意思让程清玙给她拍照,最后索性不拍。

那样的话,出来旅游,没拍出几张人生照片,确实是白来了。

参观的人不少,队伍排得不短,罗布走在前面,梁书媞居中,程清玙最后。

转了几个圈后,梁书媞远远瞅见前面的一个拐弯处,时常有人停下来和几个藏人交流。

走到跟前,梁书媞才看到藏人手里拿的是崭新的一摞一元纸币,她一时脑子糊涂,问了罗布,这是在干嘛?

“有的旅客,会换了新零钱,上布宫以后,遇见佛像,给佛像的,布宫里面佛像多。”

梁书媞便对其中的一个藏族女孩道:

“收微信支付宝吗?”

女孩摇了摇头,

“只收现金。”

梁书媞耸了耸肩,那算了,谁让她没现金,拔腿就走。

倒是程清玙轻拍了她的肩膀,见她回头道:

“我有现金,你要换多少?”

梁书媞赶紧摇了摇,看他还要准备掏钱的样子,扯过他的袖子就走,

“不用,我就问问。”

罗布是个非常称职的导游,从进布宫开始,就滔滔不绝讲解起来。

虽说他并非西藏本地土生土长的人,但从信手拈来的知识储备来看,在西藏也是生活了蛮久了。

遇到适合拍照片的地方,他也绝不含糊,非得给梁书媞拍出能用的照片才罢休。

而程清玙更是任劳任怨的充当了给梁书媞提包拿外套的人。

刚开始,梁书媞十分过意不去,每次照完照片去取外套的时候,都要弯腰道谢,不过几次下来,到了后面,也就厚脸皮了。

罗布一说梁小姐,快,这会儿这没人,能拍。

她朝后看都不看,直接外套一脱,往后一递,衣服就被人拿走了。

不过好在梁书媞也不是喜爱照相到癫狂的地步,摄影师给力,模特也不拉垮,基本也是一路拍照,一路往上走,没有在哪个地方停留太久。

也幸好从进了大殿里面,就基本不用再拍照了,光看金光灿灿的佛像宝物,就够让人惊掉下巴了。

“这里供奉了历代达赖灵塔,唯一没有的,便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罗布提到了仓央嘉措,梁书媞想到了以前读书的时候,非常喜欢仓央嘉措的诗歌,尽管后来证实有些诗歌并非仓央嘉措所著,但也不耽误梁书媞对这位活佛的喜欢,那时在学校图书馆里把有关仓央嘉措生平的书,几乎看了个遍。

宫殿里的光线偏暗,参观的游客几乎肩摩踵接,声音也有点嘈杂,梁书媞朝后偏了头,程清玙知道她有话要说,就往前稍俯了身子低头,

“等我们去八廓街的时候,去那个玛吉阿米餐厅逛逛好吗?我以前看书,说仓央嘉措晚上从布达拉宫偷跑出来,就是在那个地方和他的爱人见面。”

程清玙微笑着道:

“当然,你想去哪儿逛,就去哪儿逛。”

梁书媞听见程清玙答应了,也很开心,朝前走了两步,又转回身道:

“程清玙,你脾气和性格真好。”

脾气和性格好?程清玙听到梁书媞对他的评价也是有些哭笑不得,想着在医院里的实习生见了他,绝对是说不出他性格好吧。

从一间大殿出来,又得上另一间殿。

只是这间殿宇的阶梯又窄又立,每次只能通行一人,还都得低头弯腰。

梁书媞只顾着看前面的台阶,虽然提了裙子,但还是疏忽了一角,踩在了裙子上,给绊的趔趄了一下,右膝盖磕到了台阶上,她赶紧右手扶了一下台阶,尽管如此,她自己也没控制住,小声“啊”了一下。

罗布也是走上去以后,才转过身问:

“梁小姐,没事吧。”

“没事没事。”

从楼梯上去,梁书媞才左右拍了拍手,掸了掸刚才手上沾的灰。

从这间殿里逛完,走到尽头下楼梯,和刚才的楼梯也是一个样子。

罗布也是先下,梁书媞跟着要下时,一直跟在后面的程清玙道:

“你等一下,我先下去接你,你慢一点。“

这回梁书媞可没逞能,顺着他道:“哦,好的。”

看程清玙下去以后,梁书媞才下楼,她右手提着裙子,左手撑着墙壁,一节台阶一节台阶往下走。

下到三分之二处时,程清玙的手已经伸过来了,梁书媞自然没有客气,毫不犹豫将左手搭了上去,并且把些许力道给了过去。

最后,两人指尖与指尖相互紧紧握着,等梁书媞站稳后,就像上次在卡定沟扶她的肩膀一样,程清玙很快就松开了。

转瞬即逝的肌肤触觉,还是头一次,她想。

也只有在那一瞬间她才感受到,自己指尖是微微泛着凉,而他,却是温热的。

在程清玙还没来得及走到她身后时,梁书媞将左右手背在了身后,微微互相摩擦,产生一点热量。

宫殿游览完后,他们就要顺着布达拉宫的背后,一路下行下山,梁书媞和罗布加了联系方式,然后告别。

布宫的背后是一圈转经筒,两人站在转经筒前,预备打车去八廓街。

到底是高原天气,等从布达拉宫出来后,万里无云的艳阳高照已变换成了乌云遮天,感觉连气温都降了一些。

程清玙见梁书媞的外套是短款的,下半身只着裙子,于是道:

“天冷了,你要不回酒店换个衣服,我们再去大昭寺。”

梁书媞的手还在口袋里插着,笑着摇了摇头,

“不用,我裙子下面穿了打底裤,不冷的。”

既然如此,程清玙也只是点了点头,

“好。”

打上车以后,两人坐在后排,在前往八廓街的路上,路两边是三层的藏式建筑,整齐排列着。

一眼望去,是和内地城市建筑截然不同,让梁书媞有一种不真实感。

她习惯性地拿出手机,拍摄左侧沿街风景,等她收回手机时,听到坐在右侧男人道:

“刚才该让你坐右边的,这样拍右边的街景,遮挡会少一些。”

其实本来是无伤大雅的话,倒令梁书媞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自己一直拍照有点没见过世面一样,于是为自己解释道:

“不好意思,让你笑话了。”

“其实,也算是职业病吧,我们一般工作,尤其是田野考古的时候,几乎每一个发现的步骤和操作,都得拍照和文字记录。”

“再还有,我觉得记忆的东西会越来越不靠谱,有些经历说不定隔个两三年就忘了,留点记录,也是好的。”

梁书媞不是一个随便交心的人,但也许从一开始程清玙给她的印象足够好,让她愿意偶尔不设防吧。

程清玙听了梁书媞的话,转头看向她的眼睛,

“你误会我了,我并没有要取笑你的意思,只是觉得很好。”

她看向他,他的眼里并非有焦灼或真挚的情绪,只是从容和淡定,但又不像是敷衍。

他嘴里的很好,又是什么很好?

梁书媞最终还是没问出口,就像中国画,留白才是重要吧。

下了车,他们从一个路口,往里走,就是八廓街。

一路上,男女老少,三步一跪,五步一磕的人,多不胜数。

冷风阵阵,却熄不灭世人宿愿的心。

“你为什么想着来西藏旅游?”

直至这一天,旅程已经开始倒计时了,他们才讨论最初的初心。

程清玙道:

“香港政府,会不定期组织一些医院的医生,向内地贫困地区义诊并且提供手术治疗的项目,今年刚好是西藏,我去年的年假还没有休,就想着趁这个机会,提前过来逛一逛,算是放松。”

梁书媞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她还以为他的回答跟大多数人一样,对民俗信仰的好奇,对山水的向往,对自由的追寻。

“那如果你们要是去内蒙义诊,那你说不定会提前去内蒙玩是吗?”

“对。”

程清玙言简意赅的回答,让梁书媞内心不知为何,有点失落。

他的答案,太世俗,世俗到让人觉得高风亮节。

“那你呢?为什么想来西藏,除了看星星。”

“我?那可太多了,体验不同的民俗风情,看美的风景,美的星空,看我喜欢的诗人,喜欢的影视剧里提到过的地方。”

“比如玛吉阿米?”

“对。”

他们在前往玛吉阿米的路上,沿街的店铺都挂着别具特色的手工艺品。

在一家店门口,梁书媞停了下来。

她俯身拿起一个手镯一样的首饰,只不过是木质的,手环的开口处分别是用藏银包裹,并镶嵌了彩色的宝石。

梁书媞见一路上这样的镯子很多,于是问了老板:

“你好,这是什么?”

老板是一位女性,肤色黝黑中透着红气,热情道:

“鸡血藤,是一种药材植物做的,我们这里很多人戴的,活血化淤还能辟邪。”

梁书媞对活血化淤不感兴趣,但是一听辟邪,便来了劲,于是问了价钱,不同品相的价格不一样,倒也不算贵。

“那我买几个回去给同事朋友当礼物吧。”

她选了四个普通的,又指了指再上面一些,藤环看起来更光滑和粗一点的,

“这个呢?”

“这个贵一点,你看节很少,五十一个。”

“五十两个。”

“那拿不来,美女,没有这样对半砍的。”

梁书媞砍价本领最多砍两个来回,于是最后一次进攻,

“五十两个拿下,普通的我也换成这个,要不然我都不要了。”

老板一脸菜色,但还是从一旁拿出袋子,嘴上嘟囔,

“哎,不赚钱的,算了算了,卖给你了。”

梁书媞心里当然知道,老板还是血赚了一笔,但还是二维码扫了150过去。

她接过袋子,和程清玙便离开了。

程清玙看她一脸认真的低头摆弄袋子里的东西,然后从里面掏出来了一个,递在了他面前,

“呐,送你一个,老板说的,能辟邪防小人。”

程清玙笑着伸手接过,看着藏银的纹路,

“老板明明只说了辟邪,那里有说防小人。”

“哎呀,意思差不多了。”

梁书媞给自己准备也挑一个拿出来戴,结果感到脸上一点冰凉,她抬头朝天看的同时,一只手也伸出去感觉,也感到了一触湿润,

“我怎么觉得像下雪了。”

她的话音才落,程清玙的脸上同样感觉到了凉意,紧接着,他看到了可目视的雪花,落在了自己深色的外套上,

“是下雪了。”

他们不远旁一位陪着妈妈磕长头的小男孩,站了起来,笑着喊:

“阿妈,阿妈,下雪了,下雪了。”

雪花好像是瞬间降临的,雪势也是瞬间变大的。

进藏以来,梁书媞不是没见过雪,但那都是沉寂在山上,在路上。

而只有眼下这一刻,是落在她身上的。

她笑容难掩,满心满眼都是喜悦,双手接着漫天雪花,对程清玙道:

“程清玙,我们也太幸运了吧。”

乌云坠雪,长空飘絮飞绵,他们走在拉萨的八廓街上。

看着冒着大雪依旧匍匐的人,三千世界玉相连。

天与地,又有何分别。

整个冬天,程清玙几乎一直待在香港,香港下雪的概率和中彩票差不多,他也很久没看到下雪了。

程清玙看着雪中梁书媞的笑颜,见她眉睫沾满落雪却也毫不在意。

风雪缠绵,听得见的失控。

“是啊,很幸运。”

在八廓街被裹上银色时,两人身上也卷满了雪,站在了一座墙体是黄色的房子前。

程清玙念着牌匾上的字,

“玛吉阿米。”

梁书媞其实心里也明白,几百年的时光流逝,此玛吉阿米并非彼玛吉阿米,更多的是商业的噱头。

但是,至少她来到了这片雪域。

“程医生,走吧,这顿饭我请你。”

他们坐到了临窗的地方,是赏雪景的好位置。

梁书媞端着甜茶,一口气喝了半杯,对着程清玙道:

“在八廓街遇到这场雪,西藏之旅,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程清玙替她斟满杯子,“是意想不到的惊喜,香港几乎不下雪的。”

梁书媞听他提到了香港,自然自己也想到了西安,于是道:

“其实西安这几年雪下的也不多,不过,下雪时的西安非常美,尤其下雪天去城墙上走一走,城墙两侧悬挂着红色灯笼。”

“大雁塔也不错,那时候,玄奘大师的雕像上会覆一层雪,就像真的是在风雪里历经八十一难一样。”

“我们都会说,一下雪,西安就变成了长安。”

一提到西安,梁书媞便侃侃而谈。

“如果有机会,我会去西安的。”

程清玙道。

梁书媞愣了一瞬,接着点了点头,

“好。”

最后,又加了一句场面话。

“到时候,我可以给你当向导,请你到我们家面馆吃面。”

“在西安哪里?”

“生意最好的就在钟楼附近。”

“店名叫什么?我要是其他朋友去西安玩,也让他们去尝尝。”

“哈哈,那感情好,提前谢你们捧场,就叫梁记面馆,来了提我名字,给你们送冰峰。”

“冰峰是什么?”

“嗯~,就是我们陕西那边的特色汽水,像芬达一样,但比芬达好喝。”

点的菜上来,他们吃了一多半后,程清玙道:

“如果有机会,我也希望你来香港玩,到时候,我也一定会招待你。”

“但是医生不是很忙吗?”

“见面吃饭的时间总是有的。”

用餐快结束时,梁书媞没头没尾的突然说了一句,“秋天。”

“秋天?”程清玙不懂,于是重复。

“西安的秋天,天高云淡,金风玉露,更宜人。”

“你想让我秋天去?”

程清玙细看她的眼眸,如秋水,碧波沉静。

梁书媞没有说她想不想,只是说:

“秋天适合来旅游。”

屋外雪落琼碎,他们彼此相隔千里,又跋涉千里,说着关于秋天的话题,有这一遭相遇,总归是难忘的。

小说《梁程美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