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小说通房丫鬟,世子宠她上瘾

全文小说通房丫鬟,世子宠她上瘾

奶糖甜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通房丫鬟,世子宠她上瘾》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赵曼香海棠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奶糖甜甜”,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前世她态度坚决,宁死不愿当妾。这辈子,她要换个活法,不是正妻又如何?只要能待在世子身边,她就有希望。人人都觉得她是世子养在身边的宠物,随时都会被抛弃。可是他们错了,世子对她上瘾,把她当心肝宠,最后还扶她上位主母。...

主角:赵曼香海棠   更新:2024-06-13 23: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曼香海棠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小说通房丫鬟,世子宠她上瘾》,由网络作家“奶糖甜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通房丫鬟,世子宠她上瘾》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赵曼香海棠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奶糖甜甜”,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前世她态度坚决,宁死不愿当妾。这辈子,她要换个活法,不是正妻又如何?只要能待在世子身边,她就有希望。人人都觉得她是世子养在身边的宠物,随时都会被抛弃。可是他们错了,世子对她上瘾,把她当心肝宠,最后还扶她上位主母。...

《全文小说通房丫鬟,世子宠她上瘾》精彩片段


周嬷嬷顺理成章,接管了尚衣处。

海棠到达尚衣处的时候,周嬷嬷与她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回,周嬷嬷全力配合海棠,给她讲解裁制夏衣需要注意的地方,教她配色,教她刺绣图案代表的含义……

海棠学得很快。

在周嬷嬷的指点和建议下,夏衣的款式很快定了下来,尚衣处的人开始忙着裁制。

海棠得空了便来盯着。

天气越发暖和起来。这一日,海棠在尚衣局忙完,回到青山院的时候,见盛怀瑾独自一人坐在书房。

与往日不同,他没有看书写字,而是呆呆地坐着,目光投向虚空的某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海棠不好打扰,便坐在外间,屏气做针线活。

“海棠,你的字练得如何了?”盛怀瑾突然问。

自那日以后,盛怀瑾每两三日就会检查海棠的字,海棠不敢懈怠,每天都坚持练习。。

听见问话,海棠忙将自己这几日写的字呈了上去。

盛怀瑾按了按眉心,重新坐端正,认真检查了起来。他提起毛笔,在每一张上面都圈了几个字。

“这几个字写得挺好,继续努力。”终于,忐忑的海棠等来了这句话。

海棠微微笑了笑,她知道自己的字其实还入不得眼,世子爷是在鼓励她。

“簪花小楷柔美清丽,娟秀灵动,碎玉壶之冰,烂瑶台之月,婉然若树,穆若清风。若能练好,便是妙品。”盛怀瑾似乎在对海棠说话,却似乎是自顾自感慨喟叹。

海棠听不太明白,什么“碎玉壶之冰,烂瑶台之月”,太过文绉绉了,不过她看明白了,把簪花小楷练好,能讨得盛怀瑾的欢心。

对于如今的她来说,只要能讨得盛怀瑾的欢心,她便会尽全力去做。

“那奴婢这就去练习。”海棠温柔地行礼。

“就在这里练习吧。”盛怀瑾按了按太阳穴,突然开口道。

在盛怀瑾面前写字,海棠有一点紧张。但她还是站在那里,观察一会儿字帖,再动笔临摹。

盛怀瑾默默地看着她。

偶尔,海棠偷眼看盛怀瑾,总觉得他的目光似乎落在自己身上,又似乎落在很远的地方。

这样一跑神,海棠笔下便有些失去了章法。

突然,一只大手轻柔地覆在了她的手上,引导着她运笔。

海棠感受到了盛怀瑾掌心的温热,心不由自主跳得快了一些。盛怀瑾温和的声音传了过来:“簪花小楷,短笔多用点划代替,像这样……”

墨香中有了沉水香的味道……

盛怀瑾虽将她圈在怀里,却并不曾贴近,只是虚虚地环着她。海棠知道时机不成熟,自然不会故意去贴盛怀瑾。她忙收起所有思绪,专心致志地练起字来。

练字结束的时候,海棠轻声道:“多谢世子爷教导。嗯……世子爷,您是不是不舒服?”

盛怀瑾淡淡道:“昨夜没睡好。”

“那……睡前您再泡个脚,奴婢给您按一按吧?”海棠提议。

她已经许久没给盛怀瑾按过脚了。

盛怀瑾看海棠一眼,点了点头。

这一夜,盛怀瑾又睡得很香,连梦都没有做。

清晨醒来的时候,他想,多亏了海棠那双巧手,今夜,再把她唤进来按一按吧。

海棠则琢磨着把杜鹃除去。

晌午,府里的主子们大多在午睡,海棠则去了杂院。

将需要浆洗的衣裳交给管事以后,海棠环顾四周,看到了王嬷嬷。

王嬷嬷正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弓着身子搓衣裳。她面前的大木盆里,衣裳堆成了小山。

海棠知道,王嬷嬷费劲搓完这一盆衣裳之后,马上会有人再给她端来一盆。

每日一睁开眼,就是一盆一盆的衣裳,永远都洗不完。

就像她当年,每天都有刷不完的恭桶一样。

海棠叹口气,走到王嬷嬷面前。

王嬷嬷看到粉色的裙摆,抬起头,见来者是海棠,她目光带上了几分警惕:“你……你想干什么?!”

海棠笑道:“我来看看王嬷嬷。唉,堂堂尚衣处管事,竟然沦落至此。”

“还不是你害的?!”王嬷嬷眼神发狠。

“这话不对。你要是不偷拿衣料出府,也不会被抓住把柄,对不对?”海棠压低声音问。

“我……我根本就不是偷衣料!”王嬷嬷欲言又止。

海棠点头:“我知道,你是听了杜鹃的话。你是不是疑惑,为什么你出了事,少夫人一点都不手下留情?”

王嬷嬷愣了愣:“什么意思?你不要故弄玄虚,有话就说清楚!”

“少夫人没有授意你那样做,是杜鹃打着少夫人的旗号坑了你。少夫人那些天都不让杜鹃贴身伺候,怎么还会让她管夏衣的事?你想想就明白了。”海棠提点她。

王嬷嬷低着头,狠狠搓了几把衣裳,脸上神情变了几变。

“杜鹃坑了你以后,半句话不为你求情,也不找少夫人说明实情,她毫发无伤,倒霉的只有你一个人。”海棠拱火道。

“我就说不对劲呢,杜鹃那个贱蹄子!”王嬷嬷咬牙切齿地咒骂了一句。

“少夫人派我去尚衣处管夏衣的事,怎么会再派杜鹃去掺和,暗地里捣乱?是王嬷嬷自己想岔了。要不说,少夫人的名声,全被杜鹃给搞坏了。”海棠叹着气,惋惜地看了看王嬷嬷,起身离开。

海棠赌王嬷嬷咽不下这口气,她在府里经营二十多年,一朝全毁,怎么可能不恨?

果然,几日后,杜鹃去杂院送浣洗的衣裳,与王嬷嬷起了争执。杜鹃一向蛮横,嘴上不饶人,当场辱骂起了王婆子。王婆子恼了,不顾一切上前和杜鹃撕打起来。

王嬷嬷到底膀大腰圆,杜鹃这个大丫鬟怎么会是她的对手?杜鹃被王嬷嬷骑着打,头发被扯下来好几绺,脸被抓出好几道深深的血印子。

管事赶了过来,用鞭子狠狠抽了王嬷嬷好几下,王嬷嬷才喘着粗气从杜鹃身上滚了下来。

赵曼香知道以后,又气恼又疑惑,让人把王嬷嬷和杜鹃提到跟前,仔细盘问,知道了杜鹃扯虎皮拉大旗的事情。

赵曼香铁青着脸,看看王嬷嬷,又看看杜鹃,冷笑出声:“好啊,真好!你们一个个把我当傻子糊弄是吧?来人,把王婆子掌嘴五十下,送到庄子上去,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小说《通房丫鬟,世子宠她上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王嬷嬷被拖下去的时候,还狠狠瞪着杜鹃。

杜鹃捂着脸,跪在地上哭哭啼啼。

赵曼香站起身,上前使劲踹起杜鹃:“贱婢!你还有脸哭?上回私铸币的事,便是你私做主张。让你反省了多日,你居然丝毫不知悔改!”

杜鹃不敢躲,生生挨了这几脚。

待赵曼香怒气稍微消了一些,她搂着赵曼香的腿哭道:“少夫人,奴婢就是气不过赵曼香,她一直当粗使丫头,如今居然翻身踩到奴婢头上,还抢了您的活儿……”

赵曼香啐杜鹃一下,俯身压低声音道:“住口!我上次就告诉过你,我如今不过是用得着赵曼香,要笼络她几分罢了。待日后她无用了,我收拾她就像碾死蚂蚁一样容易。你却一次一次坏我的事,毁我的名声!”

杜鹃低着头,瘪嘴哭着。

“来人啊!”赵曼香越想越生气:“不听话的奴才留着也是祸害!”

青提带着两个婆子走了进来。

杜鹃害怕得身子直发抖,哭着哀求道:“少夫人,您看在奴婢自小服侍您的份上,饶奴婢这一回吧,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少夫人!您……您看在干娘的面子上,从宽发落奴婢吧,求求您了!”

杜鹃一边哭,一边砰砰砰地磕头,没两下,她的额头就破了皮,见了血。

赵曼香深呼吸了几下,想起了常嬷嬷。常嬷嬷是她母亲的陪嫁,一直很忠心,深得母亲信任,又一直很疼爱她,赵曼香把常嬷嬷当半个长辈看待。

杜鹃这小贱蹄子是常嬷嬷的干女儿。

不看僧面看佛面,不好罚杜鹃太重。

于是,赵曼香缓了缓,吩咐道:“将杜鹃关到杂物间三日。谁都不许给她水,不许给她食物!”

杜鹃的哭声低了下去,她知道,赵曼香这处罚算是留情了,忙磕头谢恩。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以后要是再敢背着我乱行事,我一定不会再轻饶!”赵曼香语气严厉。

“奴婢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杜鹃急忙表态。

赵曼香挥了挥手,命人将杜鹃带了下去。

之后,赵曼香走回主位,喝了一口茶,似乎想起了什么,吩咐道:“来人,去把赵曼香唤来。”

青提答应着出了门。

此时,赵曼香正在尚衣局检查世子的夏衣。眼看快端午了,夏衣终于要收工了,刚好可以赶上在端午换夏衣。

见青提来唤她,她急忙带了做好的两身夏衣外出服,赶往齐芳院。

路上,青提小声将今日齐芳院发生的事告诉了赵曼香,话语里隐隐有些幸灾乐祸。

也是,杜鹃那性子,实在容易得罪人。青提虽然同是一等丫鬟,平时也没少被杜鹃挤兑欺负。

赵曼香装出惊讶的模样听完,感慨道:“看来杜鹃真是把少夫人惹急了,平时少夫人多疼她啊。”

青提点点头:“是。就凭她做的那些事,换成我们,早就被打死了。对了,这事儿牵扯到了你,你一会儿当心些。”

“多谢青提姐姐提点。青提姐姐,你帮过我好多次了,我给姐姐做个香囊吧,到时候姐姐别嫌弃我绣活儿不好。”赵曼香感激地看着青提。

在她还是粗使丫鬟的时候,有几次被杜鹃责罚,青提帮她解过围。

青提笑道:“怎么会嫌弃?你得空就做,不得空就算,不必惦记着。”

“一定要做。”赵曼香柔柔地笑着。

很快,到了齐芳院,两人都噤了声。赵曼香特意与青提拉开了一些距离,显出不熟的样子。

进屋行礼之后,赵曼香道:“少夫人,世子爷的外出服做好了两件,奴婢特意拿来给您过目。”

青提端过来两个衣架,赵曼香将两件圆领袍分别挂好。

赵曼香抬眼看过来。一件是麒麟色织金暗纹的圆领袍,用的布料是香云纱。另一件是石绿色孔雀羽妆花纱的圆领袍。

其实,赵曼香生得好看,无论什么颜色,穿在他身上都相称。赵曼香不由得想象起赵曼香穿上这两件衣裳的俊朗模样了。

看着看着,赵曼香红了眼眶。

赵曼香低垂着头,偷眼瞅瞅赵曼香,见她看着衣裳都能动情,心中感慨,要说起来,赵曼香对赵曼香的情意不像有假。

只是,不知道她做了什么,竟然使得赵曼香对她绝情至此。

半晌,赵曼香才说:“可以,拿给世子爷上身试试,若不合适,就赶紧改,别耽误了穿。”

赵曼香低头称是。

突然想起唤赵曼香来的缘由,赵曼香眼神犀利起来,呵斥道:“赵曼香,你给我跪下。”

赵曼香听话地跪了下来。

“赵曼香,你为什么要在王嬷嬷面前说一些挑拨的话?!”赵曼香质问。

赵曼香想过会有这一出,她惶恐地抬头,惊讶道:“少夫人明鉴,奴婢不曾挑拨。那日,奴婢去送浣洗的衣裳,听见王嬷嬷低声咒骂您……”

赵曼香装出不敢再往下说的模样。

赵曼香紧盯着赵曼香:“说!”

“奴婢心里气不过,就上前跟王嬷嬷分说。王嬷嬷非说是您派杜鹃姐姐指使她从中作梗。奴婢当然不信,奴婢说,少夫人不可能这样做。奴婢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别结结巴巴的!”

“奴婢还说,少夫人宽和仁厚,您的贤名,生生是被杜鹃给毁了。王嬷嬷想了想,觉得奴婢说的话有道理,便转而骂起了杜鹃姐姐。少夫人若是不信,奴婢愿意当场和王嬷嬷对质。”赵曼香看起来诚惶诚恐。

其他话倒在其次,“您的贤名,生生是被杜鹃给毁了”这句话,戳中了赵曼香的伤处。

她委曲求全,忍辱负重,亲手给自己深爱的男人送上美人,不就是希望他知道自己贤良大度吗?

然而,上一次私铸币的事,赵曼香恐怕会以为她授意杜鹃陷害赵曼香,故意折辱他的通房。

这一次尚衣处的事,赵曼香若是知道了,分得清是她授意还是杜鹃自作主张吗?

真是黄泥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她巴巴送上美人,忍着嫉妒,容下赵曼香这个小贱人,却落个嫉妒不容人的名声,那才是有冤无处诉!

赵曼香越发觉得杜鹃误她大事!


梅嬷嬷表面上是给奉国公夫人之命,给赵曼香送些西南进献的竹荪,其实最主要的为了送一个檀木匣子。

赵曼香打开看了看,原来里面装着的,是一整套镶嵌红宝石的黄金头面。每一件都经过精心雕琢,光彩夺目,华贵无比。

“世子爷,这是珍宝阁出的新品,这种款式只有一套。夫人想着您忙,唯恐您没有时间为少夫人挑选生辰礼,特意为您备下了。”梅嬷嬷笑着说。

赵曼香面上淡淡的,吩咐一旁站立的赵曼香:“梅嬷嬷辛苦了,你去给梅嬷嬷拿些赏钱。”

考虑到梅嬷嬷是国公夫人身边的人,得多敬着几分,赵曼香急忙去取了几块碎银子,笑着帮赵曼香打赏了。

“赵曼香,去送送梅嬷嬷。”赵曼香又说。他礼数周到,面上却没有笑意。

梅嬷嬷闻言,恭敬地向赵曼香行了个礼。

赵曼香忙跟了上去,替梅嬷嬷打帘子。

到了院子里,梅嬷嬷压低声音说:“赵曼香姑娘,你在世子爷身边的时间多,挑他高兴的时候,柔声缓气劝着些,请世子爷后日务必去少夫人的生辰宴上露个面。”

梅嬷嬷这样说,应该是国公夫人的意思。这下子,若是赵曼香生辰宴不到场,国公夫人大概也会觉得她这个通房没有尽心劝。

太阳穴跳了起来,赵曼香笑道:“梅嬷嬷放心,奴婢一定尽力劝。只是,世子爷的性子……”

赵曼香没有再往下说,露出为难的表情。

“你尽力就好。”梅嬷嬷笑着:“主子们和睦,你也能好过些,不是吗?”

“是,奴婢明白。”赵曼香显得柔顺而乖巧。

送走梅嬷嬷,赵曼香回到屋里,发觉赵曼香拧着眉头,在写一份奏折,便退了下去。

第二日一早,赵曼香去齐芳院请安的时候,赵曼香命青提拿出两匹布料,要赏给赵曼香。

经过在尚衣处的历练,赵曼香一眼就看了出来,其中一匹是桃夭色,另外一匹是碧山色,都是最普通的绸缎,倒也符合通房的身份。

然而,赵曼香并没有伸手接,她想了想,笑道:“少夫人,奴婢想着,不如辛苦青提姐姐一趟,明日一早,让青提姐姐将衣料送到青山院。”

闻言,赵曼香眉心一动,微微眯起了眼睛。

虽然赵曼香应该已经猜到了用意,赵曼香还是说:“这样,世子爷见了,必会觉得少夫人贤惠,也能再提醒提醒他您的生辰。”

赵曼香看得清楚,赵曼香对赵曼香心结已深,这点小事不可能修补得了两人的关系。既然如此,不如帮赵曼香出个主意,在她面前卖个好。

有了赵曼香这个讨好的姿态,明日,她在世子爷跟前劝说的时候也好张口。

赵曼香果然笑了:“也是。既然如此,明日早晨,青提就跑一趟吧。记着,一定要早,世子爷一起身,你就去。”

“是。” 青提应声,将衣料拿了下去。

赵曼香看赵曼香一眼,将桌案上的盘子往前推了推,懒洋洋道:“这是庄子上送来的桑葚,还剩了小半盘,你们拿去分了吧。”

这可是破天荒的事,赵曼香道了谢,上前端起了盘子,拿出去和几个得闲的丫鬟一起分着吃了。

杜鹃如今不被允许进屋伺候,干的都是二等丫鬟的活儿,此刻,她正在院子里浇花。听见耳房处传来说笑声,她抬头看了看,见赵曼香被几个丫鬟簇拥着吃桑葚,心里生起无数怨恨。

赵曼香看见了杜鹃的眼神,故意朝她笑了笑,杜鹃急忙低下了头。

这天夜里,赵曼香回到府里,神情阴郁,只闷头忙公事,话都不说,赵曼香自然不敢凑上前劝他。

终于到了赵曼香生辰这一天。

青山院刚开门,赵曼香正在给赵曼香穿外衣,青提就来了。赵曼香让她在廊下回话。

“世子爷,少夫人命奴婢送两匹布给赵曼香姑娘。”

最后一个布带系好,赵曼香走出门,看了看托盘上的那两匹布。

赵曼香跟了出来,正欲上前接过,赵曼香淡淡道:“颜色不好,赵曼香适合穿紫色,两匹布都换成紫色的吧。”

青提行礼:“是。只是,今日少夫人生辰,只怕忙不过来,明日再给赵曼香姑娘送来可好?”

“好。退下吧。”赵曼香皱皱眉。

青提端着托盘,退了几步,转身离开。

赵曼香垂下眼帘,暗想,她穿紫色好看吗?以前都没有发现。世子爷居然留心了这个?

赵曼香却像往常一样,去偏厅里用早饭了。

赵曼香忙跟过去,站在一旁,伺候布菜。她今日早起了些,在青山院的小灶房为赵曼香添了几样饭菜,有三鲜粥、杂粮饼,还有一份茼蒿炒鸡蛋。

这些日子以来,她观察赵曼香的偏好,琢磨着他应该会爱吃这些。

果然,赵曼香吃得十分舒坦,连神色都轻松了不少。

待他吃好了,趁着给他递擦手的热帕子的功夫,赵曼香柔声道:“听闻今日大姑奶奶要回来,大姑奶奶家的小公子应该满百天了,不知道大姑奶奶会不会带着他来。”

大姑奶奶盛淑窈是国公府的大小姐,也是嫡出。

赵曼香面色缓和了些,没有说话。

“都说外甥似舅,想来小少爷一定好看。世子爷不如一会儿去齐芳院看看小少爷。”赵曼香斟酌着,浅笑委婉劝道。

赵曼香依旧不说话,只看着赵曼香。

赵曼香被看得有些心虚,她想,世子爷应该看穿了她的心思,不如明说。于是,她可怜兮兮地微微低头,哀求道:“世子爷哪怕在齐芳院露个面,然后立刻就走也好。奴婢……奴婢也好交差……”

赵曼香越说语气越弱。

过了片刻,赵曼香依旧没有回话。

赵曼香只得继续硬着头皮求道:“世子爷,您就去一趟吧,您露个面,夫人那边也宽心些。”

“你想让我去?”赵曼香声音低沉地问。

赵曼香忙点头:“奴婢也是为了夫人高兴。”

“可我是为了你去的,你总要拿些什么来换。”赵曼香低声道。

赵曼香惊讶抬头,看到赵曼香唇边带着玩味的笑。

她红了脸:“奴婢……奴婢回来就写十张大字。”

“一个月内,把玉安居士的词全背会,如何?”赵曼香带着一抹促狭的笑意问。

“好,奴婢背!”赵曼香忙不迭点头。

不就是背书吗?又不是让她举大鼎!背就背,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