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阅读适当装乖:娇娇她转身去找白月光了

完整阅读适当装乖:娇娇她转身去找白月光了

无糖豆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适当装乖:娇娇她转身去找白月光了》是由作者“无糖豆奶”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三年情人关系,在他订婚那一刻宣告结束,而她的白月光,也回国了。她把他当金主,当老板,除了交易的那段时间里,好似从未在他的生活里出现过一般,明明他需要的就是她的乖巧懂事……但现在,去他的乖巧懂事!...

主角:温迎霍行洲   更新:2024-06-11 21: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迎霍行洲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阅读适当装乖:娇娇她转身去找白月光了》,由网络作家“无糖豆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适当装乖:娇娇她转身去找白月光了》是由作者“无糖豆奶”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三年情人关系,在他订婚那一刻宣告结束,而她的白月光,也回国了。她把他当金主,当老板,除了交易的那段时间里,好似从未在他的生活里出现过一般,明明他需要的就是她的乖巧懂事……但现在,去他的乖巧懂事!...

《完整阅读适当装乖:娇娇她转身去找白月光了》精彩片段


但凡霍行洲多往下压一寸,她都能直接碰上。

温迎抿着唇,没有说话。

她的解释无疑是狡辩,又有什么用。

霍行洲垂眸看她:“怎么不继续了,怕被他看到?”

温迎看似有两条路,实则只有一条。

她如果说怕他把行车记录仪给林清砚,那无疑是自掘坟墓。

所以,温迎只能赌,赌让他满意了,今晚的事就可以过去。

她没有再挣扎,而是顺从的低下头。

温迎刚张开嘴,下颌就被男人有力的手掌钳住。

霍行洲抬起她的头,和自己对视,他薄唇微勾,却没有半点笑意:“看来你真的很喜欢他。”

温迎嘴唇微动,发不出声音来。

霍行洲目光冷淡的在她脸上扫过:“你觉得,和他睡多少次能够?毕竟,今天是你生日,可以许愿。”

温迎双手握住他的小臂,艰难的将他的手移开,嗓音干哑:“我不会和他在一起。”

“想清楚了再回答,机会只有这一次。”

“我从来没想过和他在一起。”温迎直视霍行洲的眼睛,“像我这样的人,配不上他。”

霍行洲冷冷勾唇,也不知道对她这个回答满不满意。

他道:“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如果再有下一次,你知道后果。”

温迎轻轻闭眼,知道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她哑声道:“谢谢霍总。”

霍行洲哂笑:“你确定是真心感谢我,而不是想着该怎么从我手里逃走吗?”

虽然事实如此,她现在就立刻想飞奔上楼,但温迎脑海里却闪过了池南雪给她说的话。

霍行洲明显气还没消,但是他打算放过她了。

所以这时候顺毛,往往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温迎迅速有了决断。

实践出真理。

温迎看向他,放低了姿态,嗓音很轻:“其实霍总不在的这几天,我很想你。”

霍行洲视线落在她颈侧的痕迹上,淡的已经快要看不见了。

他也不知信没信,轻轻抬眼,黑眸无波,目光极具穿透力:“你就是这么想我的?”

温迎解释:“那是一个意外,今天我生日,他给我送了蛋糕,我是下来让他早点回去的,我不知道他会……”

霍行洲抬起手,重新捏住她的下巴,力道却比刚才轻了许多。

他拇指压在她唇边,细细摩挲:“蛋糕吃了么。”

温迎立即摇头:“没有。”

“扔了。”

她只犹豫了两秒,便道:“好。”

霍行洲没说话,像是在分辨她脸上的表情,有几分真,几分假。

温迎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霍总是才下飞机吗?”

霍行洲却没有继续和她讨论这些无意义的东西,收回手道:“穿好衣服,跟我去钟楼。”

温迎愣了下:“现在吗?”

霍行洲对上她的视线,薄唇微掀:“不是说想我了么。”

射出的子弹还是正中自己的眉心。

温迎脸上挂起一抹笑,没有反驳,她抱起自己的羽绒服:“那麻烦霍总等我十分钟,我朋友还在等我吃饭,我跟她说一声,顺便收拾一下东西。”

霍行洲不语,只是偏了下头,同意了。

温迎下车后,一边套着衣服,一边往小区里跑。

霍行洲降下车窗,淡淡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情绪没有丝毫变化。

那个女人,演技还是一如既往的拙劣。

……

温迎上了电梯后,看着不断上升的楼层,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她手压在胸腔上,感觉四肢都还是麻的,尤其是双腿,还在控制不住的打颤。

温迎刚打开门,池南雪就连忙跑了过来:“没事吧?霍行洲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小说《适当装乖:娇娇她转身去找白月光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关于这个问题,温迎一开始也想过。

梁知意在那么多翻译中选中她本来就很蹊跷了,还特地在霍行洲面前强调她漂亮,难免不让人觉得她的话别有深意。

只是除了这个以外,梁知意从始至终都表现的对她很友善,性格脾气也好,没有半点故意为难她。

又让她觉得,她是不是有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温迎吐了一口气:“不管是不是巧合,反正这次的翻译已经换人了,以后跟他们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池南雪坐在她旁边,拿了个抱枕靠着:“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我今天发奖金了,明天请你吃大餐!”

温迎笑了笑:“不用了,明天我得去医院看我妈。”

三年前,温家破产的那天,她爸爸当着所有人的面从楼顶跳下去,当场死亡。

而她妈妈,因为受到的刺激过大,晕倒后便再也没有醒过来,成了植物人一直躺在医院里。

温家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大富大贵,经营着一个小公司,每年也有个几百万的盈利,吃穿从来都不用温迎担心,甚至还有佣人伺候。

可一朝之间,全变了。

她父亲死了,欠的那些钱自然就落到了她身上。

那些债主的威逼恐吓让从小在宠爱中长大的温迎每天都如同惊弓之鸟,躲躲藏藏的同时,又试图用兼职挣得那点微不足道的工资还债。

就当她对生活感到深深的绝望时,却在两个月后,遇到了霍行洲。

这段时间以来,人世间再多的苦她都见过了,所以她不假思索的答应了霍行洲的要求。

或许在别人眼里,她是自甘堕落,低贱不要脸,可只有她自己清楚,她必须牢牢抓住这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池南雪道:“那等我下班,我陪你一起吧?我也好久没有去看过阿姨了。”

温迎收回思绪:“没事,我上午就过去了,你忙你的。”

……

第二天上午,温迎早早便到了医院。

她母亲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面容和过去并无两样,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温迎放下东西,坐在床边,一边给她捏着手臂,一边说着话。

三年如一日的,没有回应。

温迎听医生说,植物人是能听见外界的声音,只是开不了口而已。

所以她都是说些开心的话,让她妈妈知道她过得好就足够了。

没过一会儿,护工进来,见状道:“温小姐,我来吧。”

温迎应了声,拿起水壶起身:“那我出去接点水。”

上午的医院是人最多的时候,她看了队排的望不到的水房,准备去VIP区域接水,那边人少。

温迎穿过长长的走廊,转身站在了热水前,和她擦肩而过的中年男人却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她的背影,微微眯起了眼睛。

温迎水刚接了一半,手腕突然被人大力拽住,随即响起一道激动的男声:“温迎?你是温迎吧?”

同时间,滚烫的热水浇在了她的手背上。

温迎还来不及出声,男人兴奋到扭曲的声音继续传来:“果然是你,我就知道没有认错人!”

经过他这么大声嚷嚷,四周过路的人也纷纷看了过来。

温迎唇角抿起,冷声道:“放开!”

男人大笑了两声:“好啊,现在装不认识我了是不是,三年前你在醉今朝陪酒的时候,我可是没少照顾你的生意呐!”

他这话说得下流又恶俗,故意诋毁她的名声。

温迎在醉今朝兼职的时候,明明只是个服务员!

这个男人,也就是当初一直骚扰她,又给她下药的客人。

温迎被烫的头皮都在抽着疼,用仅存的理智道:“李先生,请你说话放尊重点,我从来没有陪过酒,也没有拿过你的一分钱。”

李晋嘲笑道:“少给老子装纯,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那天晚上可没闲着,说说啊,你爬上哪个男人的床了?”

温迎脸色越发的难看,紧紧握住了水壶。

李晋继续讽刺道:“本来就是出来卖的,你还这儿跟我演上了。这都三年了,那个男人肯定早就把你睡腻了吧!你要是跪下来求我,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让你跟着我,不过像是你这种烂货,我……啊!”

他话音未落,温迎已经将手里的半壶热水朝他泼了过去。

李晋虽然下意识抬起胳膊躲避,可大部分的水还是泼在了他半张脸上。

温迎看着眼前这一幕,却并没有痛快多少,因为她意识到,刚刚那泼出去的热水,好像有几滴溅到了不远处的一道身影上。

她转过头,道歉的话却在对上了男人那道熟悉又冷淡的视线时,戛然而止。

李晋暴怒之余扬起手,唾骂道:“妈的,臭表子,我看你是活腻了!”

眼看着那道耳光就要落在她脸上,陈越上前握住了他的手腕。

李晋不遗余力的咒骂:“你他妈又是谁,少管老子的闲事!”

“这里是医院,李总好自为之。”

李晋听他认识自己,神色有一瞬间的收敛。

这时候,医院的安保也走了过来。

李晋见状,劈手指着温迎,放着狠话:“这事没算完,你给老子等着!”

话毕,他捂着被烫红的半边脸,快步离开。

很快,围观的人也被疏散了。

温迎的脑袋越垂越低,攥紧了衣角。

她在霍行洲面前,是最没有尊严可言的,因此无论他对她说再难听的话,她都能接受,毕竟他也算是她的衣食父母。

可是现在……

前所未有的耻辱席卷着她的全身,让她如坠冰窖。

明明谁都可以看见这荒唐的一幕,她都不在乎。

但偏偏是他。

霍行洲站在原地,单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神色由始至终没有丝毫变化。

诡异的沉默无声蔓延着,仿佛要将她吞噬其中。

温迎掀了一点眼皮,看着霍行洲西装上被水浸湿的几滴深色,声音从喉咙里滚出:“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如果……你有受伤的话,我会承担你的医疗费。”

话说出口,她就有些后悔。

承担霍行洲的医疗费,他只会嘲笑她不自量力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