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集阅读官诱:分手后,高官女儿爱上我

完整文集阅读官诱:分手后,高官女儿爱上我

江湖望哥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官诱:分手后,高官女儿爱上我》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苗欣路北方,讲述了​路北方因家庭变故转业回归,参加绿谷县公务员粼选落败,被排挤沦落到水库看管员。势利女友见他没有前途,另投他人怀抱,路北方人生迎来至暗时刻。而在这天,湖阳市5名官二代美女结伴出游,车子不慎坠入水库。危机之中,路北方凭一己之力,救下美女。自此,一段激情如火的感情遭遇,一条草根逆袭官场的争锋之路,一个为生民立命,为家乡发展呕心沥血的好官成长历程……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

主角:苗欣路北方   更新:2024-06-13 22: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苗欣路北方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集阅读官诱:分手后,高官女儿爱上我》,由网络作家“江湖望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官诱:分手后,高官女儿爱上我》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苗欣路北方,讲述了​路北方因家庭变故转业回归,参加绿谷县公务员粼选落败,被排挤沦落到水库看管员。势利女友见他没有前途,另投他人怀抱,路北方人生迎来至暗时刻。而在这天,湖阳市5名官二代美女结伴出游,车子不慎坠入水库。危机之中,路北方凭一己之力,救下美女。自此,一段激情如火的感情遭遇,一条草根逆袭官场的争锋之路,一个为生民立命,为家乡发展呕心沥血的好官成长历程……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

《完整文集阅读官诱:分手后,高官女儿爱上我》精彩片段


路北方收到段依依送的鲜花,又收个手机,喜悦的笑意,挂在俊朗的脸上。

但是,随着面前堆的东西越来越多,特别是萧宛如提的那袋钱,沉甸甸地放在路北方面前时,他眉宇慢慢紧锁,脸上的笑意变得黯然。

当富姐蓝紫月将宝马车钥匙递上,路北方的情绪终于崩塌了。

他身子噌地站起来,两道浓眉射出微怒光芒:“姐姐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就是感谢你呀,这小小心意啦!”

“这还是小小心意?你们是觉得我家庭穷困?怜惜我?还是看我活得很寒酸?…我跟你们说,我有工作,也有收入啊!……而且说实话,我救你们,并不需要你们感激?更无须这么厚重的礼物!我当时只是听从内心的召唤,出于善意的本能救下你们!你们现在这样,让我情何以堪?”

“简直就是侮辱我!”

说罢,路北方扭身穿过千娇百媚的五位大美女,疾步出门。

冷不丁出现这一幕,所有人都呆住了!

大家真的只想表达自己心意而已,但没想路北方会拒绝,会翻脸,会起身走人!

“喂,路北方,我们不是那意思!……”

“是啊,北方,你等等,饭都没吃完呢!”

几人喊着路北方的名字,撵了出去。

待到几个御姐美人撵出来,路北方已经让司机开出了几百米,五人看着冒烟的车屁股,愣愣的呆在原地,互相指责埋怨。

“紫月姐,你怎么想的啊,你送他台宝马车,他肯定吓着了。”

“还有柳绮,你提着那多钱给他干吗?他怎么好意思要啊!真傻啊你。”

“这下好啦,人已经走啦!我们还吃不吃?”

面对这样的结局,几个女生只得咂咂嘴,吃完饭各自回家。

自然,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她们父母的耳里。

市长段文生瞪着大眼,有些不信似地问段依依:“他什么都没有要?就走了?”

“嗯。”

“他知道你们的身份了?”

“没有啊!去接他那司机,我都交代了,不能告诉他我们的身份!”

“那他怎么什么都没要就走了?”

“我怎么知道啊!我要知道,就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了!”

段文生咂咂嘴,抚了把头发道:“这年轻人,明明家里很困难,母亲还生病,还不要你们送的东西?……有意思,有意思。”

而在组织部长家里,林家园盯着女儿林亚文道:“他真吃了餐饭就走了?”

林亚文叹息道:“是啊,吃了饭就走了,我们送的东西,他什么都没要!”

林家园有些惊讶地哦了一声,然后道:“过两天,我去绿谷县视察工作,到时候会会这小伙子!呵呵。”

见自家老爸要到绿谷去,林亚文眼里闪现兴奋光芒:“爸,你要见他?我可不可以跟去啊?”

“你跟去干吗?我去视察工作!”

“哦!”林亚文嘟着嘴,有些不乐意告诉他:“我们吃饭时,听说他现在回政府办上班了!我就想去那看看他。”

“以后吧,跟着我去,不方便的。”

几乎同样的场景,类似的对话,还在财政局、交通局、公安局长家里出现。

……

路北方从湖阳市回来,没有惊喜,也没有失落。

他其实知道,这五个女孩家境挺好,她们送给自己那些东西,或许真是出于她们内心的感激。

而他拒绝她们的厚礼,只是听从内心的召唤而己,他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真没什么大不了,不值得接受如此厚重的馈赠。

当然,坐在车上,他也反思自己起身就走的态度,觉得以后有机会了,邀请她们一起来绿谷县,请她们吃饭以做补偿。反正现在有了五个御姐的联系方式,以后联系的机会,肯定会很多。

当天晚上,回到县大院内的宿舍,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舍友陈文栋正在宿舍里打游戏。

眼见路北方回来,陈文栋马上放下游戏手柄,扭头道:“北方,你下午没上班,跟颜科长请假了没?”

路北方愣了下回答:“请了啊,我说有事,跟她说了的。”

陈文栋凝着眉毛,挠着头有些不解道:“不对啊,下午武主任走了进来,不知道为啥?看你不在,顿时就火大了,不仅将颜科长批评一通,而且要你明早,就去他办公室说明情况!”

一听这话,路北方纳闷了。

自己才来政府办上了一天班,还在熟知政府办人事和工作情况的阶段,武主任怎么就来抓他的工作来了?

武涛是政府办主任,也就是一把手。

吴娟和蒋琼华系副主任。颜修洁是他所在综合三科科长。

通常情况下,一般科员的工作,由科长安排,副主任主任并不过问。

可是,这一把手武主任,怎么突然会找自己?还要自己去他办公室说明情况呢?

……

官场深似海。

路北方并不知情的是,就在他离开绿谷县,前往湖阳市的时候,绿谷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左秋,坐在办公室里,想着昨天晚上儿子左雁风与他的对话,以及他脸上呈现的僧恨痛苦神情,左秋的心思,便泛动着波澜。

寻思过后,左秋暗戳戳将政府办主任武涛叫到办公室,在询问路北方工作分配情况后,暗中指示武涛道:“路北方曾和小儿左雁飞有过冲突,还将小儿打伤住院!这家伙,就不是好东西!…现在,他在武主任你手下工作,若可能的话,你帮我想着法子整他,整死他!最好让他在你那混不下去!”

武涛得了左常委的吩咐,回办公室时,忍不住透过窗户,朝综合三科办公室瞅了瞅,心里寻思怎么教训路北方这个家伙?

哪知道,路北方工位上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人在。

他当即就怒了,迈步进入办公室,直问科长颜修洁道:“这人呢?”

颜修洁站起来,实话实说回答:“哦,路北方吗?他跟我说了一声,出去有事了。”

武涛一下就火了!

他黑着脸瞪着眼颜修洁教训道:“他有事?你就放走?这班还要不要上了?而且他一个新来的,想走就走?简直扯淡!你明天跟他说,上班的第一件事,要么滚蛋,要么到我办公室说明情况。”


“喂!站着。”喝得半醉钟暄文一看这情形,顿时火大,他手一挥,叫着这小妹道:“哎,我问你,你这菜怎么搞的?”

小女生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估计就是高中毕业下的学,她扎着个马尾,站着后,瞪大眼睛望着钟暄文道:“钟镇长,您,有什么问题吗?”

见这小女生被吼住,依然没有发现问题。

钟暄文顿时怒了,他脸一黑道:“你懂不懂规矩啊?这鱼是主菜,这鱼头得对着哪里?你不知道吗?”

一听钟暄文这话,大家明白过来,这小妹上菜的时候太潦草,没有将这鱼头对着今天在坐的最大官员陶大军。

在绿谷县,确实有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在宴席上,鱼头对着谁,谁就是主客,是受到重视的贵客。

女孩被这么一吼,几乎秒懂。

她红着脸再次走到桌旁,将桌子转动,想将鱼头转出来朝向主客。

可偏偏这桌子是自动转桌,就在两人争吵时,桌上的鱼头慢悠悠的,已经转到另一边去了。

女孩红着脸,呆呆地等着那道菜转过来。

眼看女孩红着脸,身着陈旧的衣装,只简单的扎了马尾,路北方突然就想到自己妹妹,也确定这是刚出社会的女孩,顿时一股怜悯之情,在心底油然而生。

他望着这窘迫的女孩,擅作主张道:“好啦好啦,小妹,你退下去吧,没事了!”

转而,路北方朝钟暄文道:“算了,钟镇长,咱们喝酒就图个高兴,不与小姑娘计较。”

没曾想,钟暄文对路北方的话很不赞同,他继续攻击小女孩道:“不与她计较?她老板还不是照收我钱吗?我们来这里,就是享受服务的?服务不到位,谁特玛付钱呢?”

路北方看到钟暄文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怒火一下在心里升腾起来。

若不是意识到自己初来临河镇,在这里未有立稳脚跟,是完全陌生的存在,他肯定是爆发出来!

但就算如此,路北方还是明显地脸色变了。

他不再说话,而是将桌上的白开水端起来,一饮而尽,随后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在场的人们都察觉到了这种变化,气氛有些尴尬起来。

经过短时间的沉默,作为这次宴席的主角,陶大军开口打破僵局,并试图缓和气氛,他忙着替钟暄文解围:“哎,算了算了,暄文,你就别说了!”

同时,又示意服务员小妹道:“走吧,这里没事了!”,当即,与此同量,陶大军还示意赵晓菁出去将路北方喊进来,只是路北方借故打电话,再没有走进来。

虽然路北方没再说什么,但他在酒宴上的离场,让大家心里都不舒服,犹其是钟暄文,更是觉得这是狠狠在打他的脸。

路北方这么刚直的性子,让所有人都为他暗暗捏一把汗。

在送路北方前往镇大院宿舍的时候,杨碧华跟路北方说了两件事。一个路北方在船上被割两条轮胎之事,他一定会查。

另一件事,自然是意味深长提醒路北方,钟镇长这人特别小气,若是今天这事他喝醉没记在心上还好,若是记下了,你在临河镇,可要小心了。

路北方对派出所长杨碧华的好心忠告,倒也没当回事。他心想镇长钟暄文就因为吃饭他先离场这件事情有想法,那又怎么样?大不了他在工作中给自己穿点小鞋,别的?路北方还真不惧他。

事实上,钟暄文在这事上,真没有明面上的动作。他虽然说话莽撞,但脑瓜子可不笨。


陶大军等人继续投入“战争”之后,路北方到山庄里边转了转,不一会儿,为路北方接风洗尘的饭菜便上桌了。

作为临河水乡,路北方看到往餐桌上的端的菜品价值不菲,主要以河鲜为主。什么甲鱼、清蒸鲈鱼、武昌鱼都有。

而且看得出来,这农庄的厨师手艺不错,菜品浓香四溢,丝毫不逊于绿谷县城的酒店。

“北方,来!今天专门为你接风洗尘!”

看到菜上来了,陶大军和钟暄文等人放下麻将,纷纷朝着路北方围过来,邀请他入席。

路北方自知自己的位置,谦虚地笑了笑,选了个偏位坐下。

就在大家相继入座时,两位婀娜多姿的美女,开始张罗着在桌子周边帮着斟酒。看着两美女,年纪大的也就是三十岁左右,小的那一位才二十五六岁,从两人的气质上看,应当是哪个单位的职员。

看到路北方已经坐下,小个美女特意绕到他的面前,浅笑着盯着他,露出两排牙齿道:“路镇长,要白的,还是红的?”

路北方微微侧身,看着这苗条美女,发现她前凸后翘,虽然薄薄的羽绒服虽然遮得严实,但她的丰满依然让人震撼。

特别是作为女性性感的标志,她高高隆起的山包,以及修长的美腿,姣好的肤色,很是吸引人。

“哦,来一杯红酒就可以了,谢谢。”

路北方瞥了眼千娇百媚的大美女,也不好意思久看,忙着应道。

“好嘞!”美女微微弯腰,在路北方的身边微微伏下身子,给他倒了红酒。

看到美女给路北方倒酒,镇长钟暄文故意讨好道:“路镇长,为了给你接风洗尘,今天我们特意叫来镇中学陶晶晶和赵晓菁两位美女老师作陪。赵晓菁……我跟你说哦,待会儿,要跟咱们年轻又帅气的路镇长,好好喝一杯。”

赵晓菁边倒着酒,边甜甜应道:“必须的,那是必须的,待会儿,我敬路镇长!”

包间里飘荡着浓郁香味,两个温婉美人,穿行于众人间陪酒作乐。按说路北方是高兴的。

但是,他的心头,却闪过丝丝隐忧。

他只是一个平民子弟,从小家庭穷困。看到琳琅满目的佳肴,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么大桌子菜,那得多少钱?自己来履职就整得这么隆重,是不是太浪费了?而且,他以前也在新闻上看过一些党政干部的腐败案例,某此官员为了应酬,还专门召唤下属的美女作陪,没曾想,自己初来临河镇就遇上了?

酒宴开始了,这里边除了路北方,对这活色生香,佳肴满桌的气氛感到有些自责之外,其余人或许司空见惯,大家无拘无束,轻松愉悦交谈,氛围越来越高涨,各种荤素段子齐上阵,欢乐的气氛也越来越浓厚。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这时,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端着临河一道叫“火树银花”菜肴上来。这道菜,路北方很早的时候就知道,是绿谷县的名菜。

这菜选用朝阳湖与朝阳河交汇处的草鱼,先是腌制,然后鱼皮鱼肉切花,再裹下蛋清面粉下油锅炸酥,整道菜呈鱼跃龙腾之势,色泽金黄,鱼肉外酥里嫩,醇香可口。

这道菜刚端上来,自然吸起席间众人一片叫好。

但是,这农庄或许是生意较好,这次请的服务生小妹又是生手。她肯定没有经过系统培训,将这鱼端上来之后,她随便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