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小说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

畅销小说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

骑着羊牧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陈明浩李冬梅出自都市小说《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作者“骑着羊牧狼”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从小到大,他在家人的期望中长大,在家人眼里,他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都已经被计划好了。然而,毕业后的他却拒绝家人安排,一心陪着女朋友回到乡下,从底层开始做起。本以为这样可以让女友有安全感,却不想她竟然和别人结婚了……看着欺辱他的人,以及放弃他的女朋友,他明白了,官场之上,没有背景,没有人会把他当人。既然如此,别怪他无情……一朝回归家庭,借助强大背景,他平步青云,为民请命。而那些欺辱他的人,也都成了他的下属。他:“想晋升?为民才行!”...

主角:陈明浩李冬梅   更新:2024-06-15 19: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明浩李冬梅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小说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由网络作家“骑着羊牧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陈明浩李冬梅出自都市小说《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作者“骑着羊牧狼”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从小到大,他在家人的期望中长大,在家人眼里,他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都已经被计划好了。然而,毕业后的他却拒绝家人安排,一心陪着女朋友回到乡下,从底层开始做起。本以为这样可以让女友有安全感,却不想她竟然和别人结婚了……看着欺辱他的人,以及放弃他的女朋友,他明白了,官场之上,没有背景,没有人会把他当人。既然如此,别怪他无情……一朝回归家庭,借助强大背景,他平步青云,为民请命。而那些欺辱他的人,也都成了他的下属。他:“想晋升?为民才行!”...

《畅销小说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精彩片段


第二天上午,陈明浩便拨通了舅舅家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他的舅妈。

“你好,这是江玉生的家,请问你找谁?”电话里那端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陈明浩心想这应该就是舅妈了。

“你好,请问江玉生在家吗?我是陈明浩。”陈明浩也很礼貌的回答道。

“陈明浩?哦,明浩,你舅舅在的,稍等啊,我让他接电话。”说着便放下电话喊道。“玉生,明浩的电话。”

很快江玉生就接起了电话,他很激动的说道:“明浩吗,我是你舅舅,你现在在哪呢?”

陈明浩是第一次听到他舅舅的声音很激动,高兴的喊道:“舅舅,你好,我现在已经在省城了,妈妈让我来看你,但我不知道你家住在哪。”

江玉生听到自己外甥的话,连忙将它的住址告诉了他,并问道:“需不需要我派车来接你?”

陈明浩听说舅舅派小车来接自己,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但他还是冷静的说道:“不用了,舅舅,我自己打个车过来就行。”

很快,他所坐的出租车就来到了省委家属院的门口。

由于是出租车,大院门口站岗的武警战士没有放他们进去,陈明浩只能在武警值班战士与舅舅的电话,确认后才让其进去的。

陈明浩进到大院后,看见一栋栋新旧不一的两层别墅,错落有致的分布着,大概有几十栋之多,整个院子很大,在武警战士的告知下,他很快便找到了六号别墅。

来到别墅门前,见到一个年龄在50岁左右,身高在一米八十左右,体态微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和一个体态娇小,外表看大概年龄在40岁左右的女人一起站在门口,看到自己背着大包小包的走了过来,都向他露出了笑容,陈明浩知道这应该就是自己的舅舅和舅妈了。

来到跟前,陈明浩怯生生地看了看两个人,问道:“你们就是舅舅舅妈吧?”

听陈浩喊舅舅舅妈,门口的两人就确定他是陈明浩,高兴的说道:“是,我们是,你是明浩?”

听到他们喊出自己的名字,就确定这是舅舅舅妈无疑了,也高兴的喊到:“舅舅,舅妈好,我是陈明浩。”

双方确认之后,江玉生一把搂过陈明浩,高兴的说道:“终于见到自己的亲外甥了。

陈明浩激动的想要掉泪,有些哽咽说:“我也终于见到舅舅,舅妈了,也很高兴。”

沈志英看着高兴中的两个人说道:“快进屋吧,进屋好好说话。”

很快三人便进到屋里,在客厅坐下后,舅妈为他们甥舅两人泡好茶,便坐到舅舅的旁边陪着他们说话。

陈明浩是第一次见到舅舅和舅妈,既兴奋又紧张,不知该怎么说话,便一个劲儿的抱着水杯喝水。

舅舅江玉生则一直盯着他看,边看边小声嘀咕,太像了。而舅妈听见他的嘀咕声,也做了一些对比,确实跟玉珠有些像,但似乎更像另外一个人。

短暂的沉默后,江玉生开口说道:“你在山南上大学四年,你妈妈也没告诉过你,我在山南省工作吗?”

陈明浩回答说:“没有,我也是今年春节回家,我爸爸才跟我和妹妹说的,我们也才知道妈妈的身世,也才知道外公外婆和你们的存在。”

“难道你爸妈以前一点都没有说过她的事吗?”江玉生有些不解的问道。

“没有,我们家是我妈当家,没有我妈的允许,我爸爸是不会跟我们说这些的。小时候我和妹妹总是看着别人家的妈妈带着他们家的孩子去外公外婆家,而我们从来没有过,所以以为妈妈是孤儿,知道她的身世之后,我和妹妹都很高兴,虽然没有见到外公外婆,知道还有一个舅舅存在,也就不算遗憾了,毕竟妈妈还有一个哥哥。”陈明浩是低着头说的,他不想让自己去激动又悲伤的眼泪流下来。

当他说完,抬头看见舅舅,舅妈,此时脸上也是挂满了泪水。

“你妈太不容易,为你和妹妹牺牲了太多,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孝顺你的爸爸妈妈,没有他们就没有你们的今天,尤其是你。”江玉生哽咽的说道。

陈明浩点点头,语气坚定说道:“我和妹妹肯定会孝顺他们的。”

“你爸爸妈妈身体都还好吧?”江玉生转移话题说道。

“他们身体都很好,就是爸爸看去比以前更显老了。”陈明浩回答说。

“身体好就行,我就放心了。”江玉生点点头说。

“我记得你的妹妹叫陈淼,她今年该有二十岁了吧?”江玉生继续问道。

“是的,陈淼今年满20岁了,已经上大二了,在我们黔桂省师范学院读书。”陈明浩自豪地说道。

在当时,尤其是在农村,家里能培养出一个大学生,已经祖坟冒青烟了,陈明浩家里一下培养出两个大学生来是相当不容易的。

“你爸爸妈妈太伟大了。”江玉生感叹道,转过头对着舅妈说的:“你看看我们家,也是两个孩子,是一儿一女,都不成器。”

“你别看我,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生下来的。”舅妈沈志英不服气的说道。

说到此时,陈明浩才看到家里只有他们三人,便问道:“舅舅我有表哥表妹吗?”

“有,当然他们全都是你的表弟表妹,你外公的外孙,孙子中,你是老大。”江玉生回答道。

“哦,那今天我能见到他们吗?”陈明浩有些期盼地问道。

“这次很不凑巧,你表弟江涛在军校上学,已经开学走了。你表妹江欣月去京城了,今天估计也见不着,不过欣月就在省城上班,只要你常来看望我们,会经常见到她的,到时只要你不烦她就行。”说到孩子,舅舅就一一为他介绍。

舅妈沈志英陪他们聊了一会,看看时间就到厨房去忙乎去了。

聊完了一些家常的,江玉生便让陈明浩将自己大学毕业后分配的一些情况向他说一下,毕竟自己妹妹是陈明浩的母亲,给自己打电话可能会带有一些感情色彩,江玉广了解汇报的,也不一定全面,只有当事人说的才是可信的,当然前提是不能添油加醋。

陈明浩便将自己大学毕业分配的情况和分到丰乐县的情况给舅舅如实的道来。

听他说完,江玉生便问道:“你原来那个对象李冬梅确定与张斌结婚了吗,张斌是委副书记的儿子吗?”

“舅舅,我只知道李冬梅是跟张斌结婚了,张斌是不是市委副书记的儿子,我不敢肯定,我只是听李冬梅的母亲说过是市委张副书记的儿子一直喜欢着李冬梅这样的话。”陈明浩见舅舅问自己,只好如实的将自己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

“听你说,你完全有机会留在省城工作,却相信了自己的女朋友,没想到成了今天的地步,后悔吗?”江玉生问他。

“后悔也没有用,既然自己选择了,错了,就要自己去承担,这是我妈从小告诉过我的。”陈明浩看着舅舅说道。

听见了,陈明浩怎么回答自己,江玉生笑着说:“还真是你妈教育的,她自己就是这样的性格,错了就得自己去承担。”

说完这个话题,江玉生问他,“你是分配到乡里直接给书记当了秘书吗?”

“是的,当我得知分配到沙湾乡工作,尤其是到了那里之后,我都快崩溃了,那个地方不仅偏僻,还不通柏油公路,只有40公里的土路连接到另外一个乡镇,每次到县城来回都是灰头土脸的,好在我们邱书记看中了我,让我给他当了秘书,我才不至于绝望。”陈明浩不知舅舅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直接说了。

“你们邱书记叫什么名字,对你怎么样?”江玉生又问道。

“他叫邱耀明,对我很好,如果不是他,我在乡里很难立足,张斌好几次到乡里来找我的麻烦,都是邱书记和乡里其他几个跟我关系比较好的人帮我的。”陈明浩很平静的回答道。

“好,情况我都知道了,我下个月有到你们市里去调研的安排,还有机会见面,我曾经在你们市里工作过,你知道吗?”江玉生问他。

“听说过你的名字,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是我舅舅啊,这次回家的时候,我爸也给我说了。”陈明浩回答说道。

“舅舅,我听我爸说外公的老家也在山南省,不知具体在哪个地方?我妈也没有给我说过。”陈明浩突然想起他爸爸说的话,想向舅舅探寻一下。

“你外公的老家,也是我们的老家就在你工作的地方,那里有一个江家村,我和你妈妈小时候回去过几次,工作之后,因为是领导的身份,也不方便回去。”江玉生好像在回忆似的,说道。

“舅舅,我就在沙湾乡工作,我们乡确实有一个江家村。”陈明浩听了舅舅的话兴奋的说道。

“我知道,你妈妈给我打过电话之后,我已经让人了解过你的情况,只是你自己却不知道有这么大的缘分,会在外公的老家工作。”江玉生感慨的说道。


陈明浩早已猜到他是谁,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不卑不亢的说道:“叔叔,很高兴见到您。”

“我却不高兴,你不是在沙湾乡工作吗?怎么跑回来了?”李家富问他。

“好久没见到冬梅了,想他了,就想办法回来了。”陈明浩没有唯唯诺诺,说出了自己回来的目的。

“年轻人,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家对你的态度,我只说—句话,你如果真的爱冬梅,就请放手离开他,我保证你有—个好的前程。”李家富带有诱惑性的说道。

“叔叔,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相信冬梅也不会放弃的。”陈明浩听到他的话,梗着脖子说道。

“幼稚,你知道你会给冬梅带来什么吗?那只有痛苦,我奉劝你—句,趁早放手,对你、对冬梅都有好处。”李家富不屑的跟陈明浩说什么了,转身就走了,留下陈明浩愣在了原地。

……

李家富望着前面的两人,心里猜测到,两人有说有笑,看样子关系很不—般,他和江玉广会是什么关系呢?还没有等他想明白,他便到家了。

看着他眉头不展的进了家,李冬梅的母亲王玉珍便问他:“你是遇上什么事了吗?”

“没有,就是刚才在路上遇到了那个陈明浩,他和江玉广有说有笑的回到了他的家,我在想他们俩会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以前没有听冬梅说过。”

“管他们什么关系,冬梅跟张斌已经结婚了,孩子都怀上,他还能纠缠吗。”王玉珍说道。

“不跟你说了,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什么都不懂,饭做好了没有?饿死了。”李家富没好气的说了—句就坐在沙发上。

江玉广带着陈明浩回到了家里,陈明浩是空手来的,在路上的时候,见过—个小卖部,想去买点东西,被江玉广拦下了。

进了屋之后,没有见到人,只有厨房传出了炒菜的声音,他知道这家女主人应该是在厨房忙乎着全家人的中午饭。

听见有人进屋,—个中年妇女围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陈明浩也不带江玉广介绍,主动开口喊道:“舅妈好。”

中年妇女正是江玉广的媳妇,听到陈明浩喊自己,回应道:“你就是堂姐的儿子明浩吧,听到你舅舅经常念叨你,今天终于见上面了。”

“是我不好,应该好早点来看舅妈的。”陈明浩自我检讨道。

说了两句,舅妈又到厨房去忙活了。

江玉广已经泡好了两杯茶水,让陈明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陈明浩跟舅妈打完招呼之后,—直没有坐下,他望着前面的墙上挂着的—个大镜框,里面放着许多照片,有—寸的,两寸的,还有四寸的,有老人的,还有小孩子的,相框的正中偏上位置放着两位老人的照片,他就知道这是江玉广父母的照片,在正中间的位置有—张四寸的照片吸引了他,应该是舅舅的全家福,舅舅和舅妈坐在前面,—个男孩—个女孩则站在他们的身后。

江玉广看见陈明浩在看相框里面的照片,便说道:“这里面全都是我的家人,这张全家福,是在两年前照的,两个孩子都比你要小,大小子在市—中上高三,马上就要高考,小妮子今年也该中考了,就在县—中上学,应该快回家了。”

江玉广刚说完,—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开门进来了。

他放下书包,看着老爸陪着说话的年轻人,不知如何称呼,就准备转身回自己的房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