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豪横大康

豪横大康

张三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宿醉,将现代青年李清风带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古代世界。只不过流年不利,开局就被一位貌美的女子当成登徒子!也正因此与那女子结下了不解之缘。意识到自己穿越之后,李清风决定在古代闯出一番作为,第一步便从吴家小姐手下的一个小掌柜做起。身处社会最底层,李清风只想低调生活,奈何实力不允许,一次突发事件,将他推向了风口浪尖……

主角:李清风,吴心玲   更新:2022-07-16 10: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清风,吴心玲的武侠仙侠小说《豪横大康》,由网络作家“张三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宿醉,将现代青年李清风带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古代世界。只不过流年不利,开局就被一位貌美的女子当成登徒子!也正因此与那女子结下了不解之缘。意识到自己穿越之后,李清风决定在古代闯出一番作为,第一步便从吴家小姐手下的一个小掌柜做起。身处社会最底层,李清风只想低调生活,奈何实力不允许,一次突发事件,将他推向了风口浪尖……

《豪横大康》精彩片段

一场宿醉,李清风的意识像是经过时间的长河,于冰冷的黑夜中,无主的漂浮着。

不知过了多久,浑噩的意识有了思想,李清风重新感受到了身体的支配权。

冷!

这是李清风恢复意识后的第一感觉。

他睁开眼睛,迫切的想要拥抱温暖。

视野中,一抹晕白,在瞳孔放大。

“冷!”

他轻吟一声,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

舒适、柔软。

这是李清风本能的感受,刚刚恢复意识的他,还没有太多的思考能力。

“呀————”

紧接着,一声高昂刺耳的尖叫响起。

啵!

物体探入水中,一只手掌抓住李清风的脑袋,将他从水中提了出来。

眼中的场景变幻,让李清风感到美好,能够带给他温暖的‘港湾’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容貌俏丽,却又含羞带怒的俏脸。

“你……”

李清风的大脑有些卡壳。

啪——

少女怒而出手,仿佛要把满腔的愤怒、羞愧,都通过这一巴掌驱散出去。

“混蛋。”

“我……”

本来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李清风,脑瓜子嗡嗡的,思维继续宕机。

啪——

“流氓!”

啪——

“登徒子!”

啪——

“臭色狼!”

就这样一巴掌接着一巴掌,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清风刚刚恢复的意识,竟再次被抽晕了过去。

……

一盆冷水下去,李清风的意识再次恢复。

“姑娘手下留情,听我解释啊!”

还没睁眼,这句话就从李清风口中本能般脱口而出。

他闭着眼睛,想象中那让人牙花子疼的巴掌并没有再次出现。

久久的沉默后,李清风小心的、悄悄的睁开眼睛。

视线中,是一位十八九岁,身着古装,模样极为俏丽的少女。

此刻,少女一身白色古装长裙,正杏眼怒瞪、银牙紧咬,怒气冲冲的看着他。

那愤怒的表情,似乎恨不得活活吃了李清风一样。

“敢问姑娘,你是……”

这次李清风才刚刚开口,少女的巴掌就再次轮了过来。

“混蛋,你偷看本小姐洗澡,占了本小姐便宜,现在本小姐穿上衣服,你竟然翻脸无情?”

一番话说完,少女马上察觉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太恰当,她的本意是李清风非礼了她,现在却又装作无辜。

可这话说完,就好像是李清风是占完便宜不负责任的浪荡公子,而自己是满心幽怨,不满情郎辜负的痴情女一样,颇有些打情骂俏的意味。

于是,少女马上再次一巴掌补了上去。

都怪这个登徒子,害自己说错了话。

“姑娘住手,姑娘住手啊!”

有上次被抽晕的经历,李清风赶忙求饶。

“误会,这都是误会啊!错看姑娘身子的事情,实在是本人的无心之举,本人因为生意原因,烦闷之下借酒消愁,哪知一觉醒来……”

“生意?你是商人?”

短暂的愣神后,少女突然大发雷霆:“满口胡言,我看你这登徒子阴险狡诈,嘴里没一句实话。

你不过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怎么可能会是商人?”

说着,少女撸起袖子,露出雪白的柔荑,准备把李清风推到河里去。

李清风剧烈挣扎,可惜在他昏迷的时间,少女早已用绳索把他五花大绑。

“姑娘,误会,我真的是商人啊!”

说到这里,李清风忽然一怔:“十七八岁?”

刚刚这姑娘说他十七八岁?

怎么可能?他今年明明已经三十多了啊!

想到这里,李清风急忙向脚下的河水看去。

气质儒雅、丰神俊朗,刀削一般的脸颊还带着几分稚嫩,这不正是他年少时候的样子吗?

再向少女看去,对方身着古装,李清风瞬间明白,自己大概可能是穿越了。

“商人?我看你气质猥琐,为人龌蹉,哪有你这样的商人?”

喂喂!这姑娘怎么人身攻击呢?生的好看说话竟如此恶毒。

“哼!既然你说自己是商人,那你便说说你所从何业?商号的名字叫什么?在那块城池行商?”

少女警惕的看着李清风,一发疑问三连。

李清风想了想,道:“我所涉行业颇多,IT业、培训业、服务业、美容业、制造业,统统有所涉猎;商号名字叫做清风集团,行业所涉及的区域更是概括整个华夏北部。”

“爱体业?”

想到李清风馋迷自己的身子的龌蹉举动,可不就是什么爱体吗!

这登徒子竟恬不知耻的把这种龌蹉之事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少女俏丽的脸腾一下红了:“舌奸嘴滑,既然你不知悔改,就别怪本小姐下手无情。”

少女不再废话,直接动手,一把将李清风推进了河里。

大口大口的河水灌进李清风的嘴里、肺里,当他的意识将要再次模糊之际。

少女似乎又改变了想法,洁白的手掌再次探入水中,拽着李清风的短发,将他直接拖到了岸上。

“哼!算你好运,本小姐不愿意因为一个色痞、登徒子,玷污了自己的双手。

本小姐这就把你送到衙门,让官老爷定夺。”

感受着头皮都要被撕下来的疼痛,李清风叫苦不迭。

这少女生的好看,手段却非常恶毒,又是抡巴掌,又是揪头发的。

正常姑娘家哪有这么暴力的?

好在,这姑娘最后的人性还没有灭绝,没有让自己刚刚穿越就挂在这里。

……

今日的苏州城可谓是热闹非凡。

申时刚过,在城里做绸缎生意的吴家大小姐,就绑着一个衣衫褴褛,头发短的刚刚盖住头皮的男人从城门进来。

“吴小姐,你这是在哪绑来的野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人竟然这么短的头发!”

“估计是南疆之地,那个不开化部落出来的。”

“娘,这就是野人吗?果然跟我们不一样,都没有头发嗳!”

李清风就像个动物园的猴子,被过来看热闹的百姓围观。

听着周围百姓不太友好的议论,李清风内心感到有些小小屈辱。

作为上一世,产业遍布整个华夏北部的成功商人来说,到那里不是前呼后拥,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

不过屈辱归屈辱,李清风也在周围百姓不太友好的议论中,听到了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比如,这里的制度虽然跟华夏古代类似,但却不属于任何一个朝代,统治这个时代的王权,叫做大康。

又比如,把自己绑了的这个面美心黑的少女,叫做吴心玲,家里是苏州城的大户,做绸缎生意,算是这里的名人,上流阶层。

“我说姑娘,你真的要带我去见官吗?我能证明自己商人的身份,请你给我一个自证的机会。”

在整理这些信息的同时,李清风不忘对吴小姐辩解。

“哼!”

回应李清风的,是一声冷哼。

这一路上,任凭李清风把嗓子都说冒烟了,吴小姐却都不再做出回应。

可能从吴小姐的心里,已经认定了李清风登徒子的身份,不再相信李清风的任何谎言。

行不多时,衙门的轮廓已近在眼前。

李清风心中大急,古代的刑法可是很严苛的。

自己真要进了衙门的大门,先不提自己调戏吴小姐成不成真。

光是自己解释不清的黑户身份,都有可能被剥一层皮。

“小姐,小姐,大事不好啦,咱们广安街的店铺出大事啦。”

忽然,拐角一个小巧的身影向两人跑来。


“小姐,小姐,大事不好啦,咱们广安街的店铺出大事啦。”

眼看就要进入衙门的大门,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妮子匆匆跑来。

“大事?广安街的店铺怎么了?”

吴心玲停下脚步,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

“铺里的伙计集体罢工,要去新开的哪家‘苏记’做活了。”小丫鬟答道。

“罢工?我这就回去。”

吴心玲大急,抬脚就向广安街的店铺赶去,末了,看了一眼身后的李清风,把手掌的绳索往小丫鬟手里一扔:“这个登徒子小菊你先帮本小姐看管。”

小菊疑惑的接过绳索,看向李清风:“登徒子?”

李清风赶忙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这小丫鬟看起来才十二三岁,一副缺乏社会历练,呆呆傻傻的样子,没准可以借此从小丫鬟手中脱身。

可还不等李清风张嘴忽悠,便见小菊小脸一板,开口怒喝:“好你个未开化的野人,竟然调戏到我家小姐头上,吃了你的雄心豹子胆。”

说着,蹬蹬小跑几步,然后一脚踹在了李清风的屁股上,接着拖拽绳索,粗暴的拉着李清风向吴心玲的方向赶去:“容我先把你带回去,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清风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得了,这呆呆的小丫头似乎跟她家小姐一样,也是个黑心的主儿。

等小菊带着李清风感到广安街商铺的时候,吴心玲正站在商铺门口,跟几个伙计打扮的人说着什么。

“刘掌柜,你在我吴家十几个年头,我自认我吴家没有亏待于你,为什么你也要走?”

刘掌柜目光有些躲闪:“大小姐,莫要多说了,我意已决,请您看在我为吴家操劳十多年的份上,不要为难我,还请让开道路。”

“小姐,是苏记商铺那边许诺,只要刘掌柜到他们哪里,月钱是咱们吴记商铺的两倍,咱们铺里的伙计之所以离开,也都是刘掌柜攒动的。”

小菊不忿开口,显然,在找到吴心玲之前,小丫鬟已经打探到了一些信息。

吴心玲俏脸一下子冷了下来:“老刘,小菊说的可是事实?”

刘掌柜被道破了心思,索性也不装了,把心一横:“不错,苏记商铺确实许诺了我两倍的工钱。

人为财死,有两倍的月钱,我为什么还要留在吴记?”

吴心玲不解:“老刘,你当真为了这两倍的月钱,不顾昔日的情分了吗?”

“哼!情分?商人逐利,情分能值几个钱?

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子等着我养活,大小姐跟我谈情分,情分能让我一家子吃饱饭,能让我一家子过得跟你吴家一样富吗?

再说,我为吴家管了十多年的铺子,勤勤恳恳,真要说情分的话,也是你们吴家欠我,不是我欠你们吴家。”

一声冷哼,刘掌柜直接越过往日的东家,奔向了街对面竞争对手的商铺。

吴心玲这次没有挽留,她怔怔的站在哪里,想不明白一直被她委以重任,一手被她吴家培养起来的刘掌柜,竟然就这么轻易被对面挖走。

“人性是自私的、贪婪的,也是多变的,向往更好的生活是人的本能。

在利益面前,想用情分、交情拴住一个人,往往并不现实。”

在吴心玲愣神的功夫,一个温和却又仿佛饱经沧桑的嗓音响起。

眼前的一切,李清风不由想起了自己上一世的经历。

上一世他创造了庞大的商业帝国,取得了惊人的财富,收获了无数的掌声。

可最后,还是被最信任的下属背后捅了刀子,辛辛苦苦打拼十多年的商业帝国一朝过眼云烟,成了哪位下属的嫁衣。

吴心玲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旁的李清风,罕见的没有反驳:“老刘说离开是想让一家人吃的饱,过得富足。可他现在的家境,已经超过了苏州城大部分百姓了啊!

老刘说就算是情分,也是我吴家欠他的,他不欠我吴家。

可是他刚进我吴家商铺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对生意一窍不通的伙计。他能有今天,能让吴记商铺开出两倍的月钱请他,也是我吴家辛苦栽培出来的啊。

我那么倚重他,没看把他看成伙计,从来都是把他当做长辈看待。可在他心里,竟丝毫没有这十多年的主仆之情,丝毫没有这十多年的培养之义。”

李清风轻叹一声,似是安慰吴心玲,也是在安慰自己:“人有时候就是这样,真心并不能换回真心。

想要让一个你曾经推心置腹帮助过得人心怀感恩,也往往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吴小姐还请宽心,为了一个能被利益撬走的员工多愁善感,不值!”

吴心玲奇怪的看了李清风一眼:“这种话从你这种龌蹉的登徒子口中说出来,还真让人意外。”

李清风一下子从追忆感慨的氛围中抽离出来:“都说多少遍了,我不是登徒子,之前的一切都是误会。

你见过像我这样英俊潇洒、气质儒雅的登徒子吗?”

“英俊潇洒?”

吴心玲认真的在李清风脸上打量一番,一声‘呵呵’,转身离开。

李清风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

“该死的女人,今日之辱,明日必十倍奉还。”李清风心道。

“小姐,这个登徒子怎么办?送到官府吗?”小菊问道。

李清风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吴心玲前进的步伐顿了顿:“带去府里吧,找个房间先关起来。”

“吴小姐大气、吴小姐威武。”

李清风心下一松,吴心玲在他心中面美心黑的面目,瞬间就不那么可憎了。

可直到李清风被带进吴府,晚饭没人送,一夜都没人搭理后。

吴心玲在他心中刚刚好起来一些的形象瞬间荡然无存。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当李清风以为自己已经被吴小姐主仆二人忘了,要饿死在房间时,小黑屋的房门被打开了。

“登徒子,来拿吃食。”

小菊没好气的把装着午膳的托盘往前一递,吆喝道,态度那是相当不友好。

李清风自然犯不着跟一个外表呆呆的小丫头置气,立马接过托盘,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饿死鬼投胎啊你,吃这么快!”

小菊看着李清风的吃相发出一声鄙夷,接着小鼻子一皱,又忧虑起来。

“哎!今天连纺织坊的纺织师傅都被苏记给撬走了,没了铺子的伙计,再没了纺织坊的纺织师傅,小姐该怎么办啊?

小姐以女儿之身管理店铺,本就困难重重,家族非议颇多,现在那些对小姐有成见的族人,还不死命的落井下石。

该死的苏记,这是要把小姐往绝路上逼啊!”

小菊一会儿气愤、一会儿忧虑的在哪里自说自话,看起来对自家小姐的事情很是上心。

“哼!真不知道小姐把这个登徒子留下来干什么?这没心没肺的吃相,看着就来气。”

正在吃饭的李清风一顿。

你这小丫头生气归生气,别迁怒到我啊!

“小丫头,过来!”

眼看碗里的饭已经屠戮一空,李清风舔了舔嘴角,向小菊招手。

“干嘛?”

小菊一脸警惕的看着李清风,双手下意识的护在胸脯。

李清风在小菊那一马平川的胸部看了一眼,哭笑不得:“我说你这个小丫头警惕性倒挺强,放心吧,我对未成年没兴趣。”

小菊似乎也感觉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有些怂,把脖子一挺。

“哼!你这登徒子,小姐都告诉我了,你简直是色欲熏心的色中恶魔,稍有机会就会粘人便宜,你的话一句都不能信。”

李清风扶额,他知道自己在吴心玲的心中印象不会太好,但也没想到竟然坏到了这个程度。

“你过来,我有办法帮你家小姐度过这次的危机。”


“你有办法帮我我家小姐度过危机?”

小菊脸上带着不信任,可还是凑了过去。

“拿纸跟笔来。”

“你不是说要帮我家小姐度过危机吗?要纸跟笔干嘛?”

“照做就是了,我的办法可全都在纸跟笔上了,怎么?你不想救你家小姐了?”李清风一脸神秘莫测。

“哼!你这登徒子要是敢骗我,我饶不了你。”

小菊威胁一声,由于事关自家小姐的安慰,最后还是取来了纸跟笔。

李清风提笔研磨,在纸上运笔如飞。

“你这歪歪扭扭的画的是什么?不会是在骗我吧?”

小菊看着纸上歪歪扭扭,自己完全看不懂的画作,越发的怀疑起来李清风是不是在诓骗自己。

“当然是帮你家小姐度过危机的宝贝。”

这时,李清风已经将手中的画作完成,神秘一笑:“你把我的画作交给你家小姐,你家小姐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就凭你这完全看不懂的画,就能帮我家小姐度过危机?”小菊越发疑惑了。

“你照做就是了,顺便帮我给你家小姐带句话,如果她这次能靠着我的画度过危机,希望她能放我离开。”

……

苏记纺织坊。

吴心玲赶到这里的时候,里边的织女已经走空了。

吴心玲孤零零的站在院落里,曾经热络的院落,现在却是这样的冰冷。

“苏记,你们这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啊!”

现在的吴心玲也如这空荡的院落一样,心里空落落的,仿佛被抽走了全身所有的力气。

家族一共就给了她一家商铺、一家纺织坊的打理权。

如今商铺跟纺织坊却接连失利,被迫歇业。

等事情传到家族,不用想,也知道本就斥责她女儿之身打理店铺有伤风华的族人,会是怎样的嘴脸,又会怎样的落井下石。

“不行,我一定要让店铺尽快恢复营业,要是等二叔他们知道了消息,一定会借此收回我打理的店铺。”

吴心玲好看的眉头急的挤做一团,可任她把脑袋瓜都想痛了,却也没想出解决问题的方法。

广安街商铺没了伙计,现在已经去招人了,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是这纺织坊的女工,那是需要技术手法、纺织经验的,一般人可做不来。

“小姐,那登徒子让我给你带来几幅画,说是可是帮你度过这次的危机。”

正当等吴心玲一筹莫展之际,小菊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来。

“画作?”

吴心玲疑惑的扭头看去,小菊便已经将李清风那歪歪扭扭,丝毫看不出来是画的‘画’交到了吴心玲手中。

吴心玲瞩目看去,却见这画作既不是景色,亦不是人物。

“这该死的登徒子,都这般时候了,竟然还想着捉弄与我。”

吴心玲本就心烦,现在看到这糟糕的画作,心中更加烦闷。

“我真是瞎了眼,昨日一时不忍,竟把那登徒子留在了府中,没有送去官府。”

吴心玲现在有些后悔自己昨日心善做出的决定了。

“小菊,现在就去把那登徒子送去官府,让官老爷给他狠狠定罪。”

吴心玲怒斥一声,接着就准备把画作扔到一旁。

可突然的,她却发现那拙劣的画作,所画之物竟然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她不由皱起眉头,认真看了下去。

“嘶!”

良久后,倒抽凉气的声音响起。

“小菊回来,千万不要送他去见官。”

好在,小菊离开并不远,还是被喊了回来。

“小姐,是你觉的直接把那登徒子送官太便宜他了吗?我们是不是先自己教训一下他?”

小菊倒是很有做丫鬟的觉悟,小模样凶凶的,看起来比自己小姐还要愤怒。

自己被小姐千叮咛万嘱咐,可最后还是被骗了,那登徒子实在可恶!

“不能送官,更不能教训他,那登徒子说的没错,他画的这些东西,真的能帮我度过这次危机。”

???

小菊一脑袋问号。

前一刻小姐不是还咬牙切齿,说是那登徒子作弄她吗?

现在态度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这画作又成宝贝了。

“小菊,快,请府里的工匠过来。

算了,我亲自走一趟。

如果这画中之物真的能造出来,投入使用的话,别说这次的危机了。

恐怕是整个纺织业,都要收到史无前例的冲击,都要迎来翻天覆地的改革啊!”

小菊看着吴心玲像宝贝似得捧着画中离开,如获至宝似得模样,心中更加疑惑了。

小姐再说什么啊?

就那几张破图,能让整个纺织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革?

那登徒子随手画的几张破画,真有那样的能量?

小菊一头雾水的返回吴府,不知怎么,就走到了关押李清风的房间外。

“小菊,怎么样?你家小姐怎么说?能放我离开吗?”

一直趴窗户等待的李清风看到小菊返回,赶忙问道。

恍惚中的小菊一排脑袋,一声惊呼。

“呀!你要的带的话我忘记跟小姐提了。”

李清风:……

李清风面皮不由抽搐两下。

忘记提了?

你怎么不把图纸也忘记带过去呢?

这个该死的小菊,绝对是个憨瓜。

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让这种憨瓜帮自己传话。

小菊似乎也对自己忘记传话的事情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忙道。

“虽然我忘记了传话,但小姐对你的画作似乎很是满意呢,还念叨说你的画作是能让整个纺织业颠覆的东西。

你放心好了,等我一会儿再去见一趟小姐,把你的话带给她,她一定会放你离开的。”

留下一句话,小菊便逃也似的跑开了,留下李清风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

吴府东侧一个小院中,吴心玲正跟府里的木匠聊着什么,小菊偷偷摸摸的跑来。

“鬼斧神工,简直是鬼斧神工啊!

老奴干了大半辈子工匠,还从没见过如此精巧之物。”

老木匠看着画作,忍不住惊叹道:“此物设计之精巧,玄妙之处颇多。

如果此物真能从问世,并正式投入使用,肯定会是一个颠覆时代的壮举啊!”

“小姐,这画作究竟是何人所作,竟能设计出如此精巧之物?这苏州城竟然还有如此大才?”

吴心玲显然没有办法将轻薄自己,被自己视为猥琐之徒的家伙,跟大才的形象挂钩:“大才倒算不上,只不过是一个有点小本事的龌蹉之徒罢了。”

“小本事?”刘木匠一副惊为天人的模样:“小姐,这画中之物细节之精巧,构思之新颖,绝对是当世之大才所做。小姐切莫轻视之,怠慢了高人呐!”

吴心玲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转移话题道:“刘师傅,这画中之物,不知多久可以造出?”

“此物虽然精巧,但做起来却并不困难,我带上几个徒弟一起,半天就能把这东西做出来。”

提及自己专业方面的东西,刘木匠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力。

“嗯,那就麻烦刘师傅了。”

吴心玲答应一声,这才注意到鬼鬼祟祟的小菊。

“小菊,你鬼鬼祟祟的躲在哪里干什么?”

小菊见被识破,从藏身的柱子后出来,扭捏道。

“小姐,那个,我刚才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说。”

之后,小菊把李清风之前提的要求说了一遍。

“那登徒子想要让我放了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